Deep Way  Far From This Deep Wa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2.26 Mon 23:53
掠夺与被掠夺。
给予与被给予。
询问与被询问。
回答与被回答。

门这边的女孩思绪里最柔软的部位翻来又覆去,疼痛难当。
而年轻的将军在心底里忏悔,膝盖无力,所以跪倒。

门那边的少年听到一个名字,他尖锐的撕喊。
因为他忘不了,是谁,夺走了那个名字主人的生命。

“这是那孩子的房间。”老人说。

还有什么神奇又讽刺的事是他们可以遇到的?
所谓的神微笑着观看。


左目の旅 Part.4
-----------------------------------------------------------------

那个时候,温莉正在门口擦洗招牌上的污迹,一连下了几天的大雨,庭院里亦是一片狼藉。
罗伊远远的就看见了她,但又想不出好的词语来打招呼,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然后温莉抬起了头,她一眼就看到了男人高大的身影,视线直直相对,她想要努力的露出营业用笑容,但是怎么也笑不出来。
“那个……”
“军人来这儿做什么?”她打断了罗伊的话,手里的抹布则是攥的紧紧的,“这里,已经没什么再能让你带走的了……”
空气简直要压碎似的沉重。
门开了,瘦小的老人踱着步子走出来,手上的烟斗一扬,随性般吩咐道:“温莉,去泡茶。”然后她转向罗伊,微笑,“很高兴您来看望我们,罗伊•玛斯坦大佐…啊不,我听闻,您现在已经是将军了?”
“毕娜可夫人,我今天并不是以军人的身份来的。”罗伊苦涩的笑了笑:“现在在您面前的不过是个叫作罗伊•玛斯坦的男人罢了。”
“哦……”毕娜可感叹了一下,“确实呢,您不穿军装的样子我一下子还没有认出来。”她悠闲的抽了一口烟,很高深的挑了挑眉毛,说道:“请进,玛斯坦先生,不介意我叫你罗伊吧?”
“当然不介意。谢谢您,那么我打扰了。”罗伊微微倾了倾身,接着进了屋。
温莉将茶端了出来,轻轻的放到他的跟前。她的表情仍有些不情愿但尽可能还是克制在不失礼的范围内。毕竟她已经不是曾经那个会随时用改锥砸人的泼辣女孩了,她已经21岁,她很美丽,是个稳重而温柔的女性了。
“谢谢。”罗伊礼貌的道过谢,然后开始喝茶。
毕娜可重新点起一袋烟,抽了几口,之后冷不丁的说:“罗伊,今天就在这儿过夜吧。”
“呃……什么?”
这句疑问是温莉和罗伊一起发出来的。
“奶奶!你在想什么啊?为什么要让这种……这种人……!”
“温莉,你太失礼了。”毕娜可有点生气的喝了她一声。
“毕娜可夫人。”罗伊插话进来,“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不能麻烦您那么多,我还是到镇里去找旅馆……”
“就住这儿吧。”老人很坚决的断言,“我知道你来这儿的目的,现在我上去整理一下房间,至于你,温莉,请你带罗伊去扫墓。”
“奶奶——!?”
“温莉,你已经是个大人了,别那么孩子气!”
被这么严厉的呵斥了一句以后,温莉顿时噤了声,半晌后才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她摘下围裙,看了罗伊一眼,简短的说了一句,“走吧。”
两个人沉默的走在平坦的泥土路上。
眼看着墓园越来越接近,罗伊终于打破了沉默,“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温莉连头也没回,声音里也不带半点温度。
“温莉……啊…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随你高兴好了。”
“洛克贝尔夫妇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的医生。”罗伊淡淡的说,“所以我必须要向你道歉,虽然说什么都迟了我也不想解释战场上的所谓情非得以……对不起……”
“那些事已经过去了,事实的真相我也已经都知道了。”温莉走到一座墓碑前站定,然后回头朝他悲伤的微笑,“我很恨你,但是,并不是因为这件事。”
“那是为……”
“我现在去摘些花来!”温莉大声说,“你就在这里忏悔吧……”
墓碑上写着的名字是:朵莉夏•艾尔里克。
“温莉!这是——!?”罗伊猛然回头,却只看见温莉快速的跑进花圃里。
回头看着那朴素的墓碑,罗伊觉得自己的膝盖几乎要软了,“这可真是世界上最残酷的惩罚啊……”他伸出手捂住了脸,指关节用力到颧骨都喀喀作响。


爱深深的看了提出问题的男人一眼,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淡淡的回答:“仙特拉鲁,也被称为中央市。”
“仙特拉鲁?”尤利斯似乎是想要确定似的重复了一遍,“名字的确非常的好听呢,但是…我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它是隶属于哪个国家的城市?”
“哼,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的。”爱双手抱胸,挑了一下下巴。
“我可以认为你在说谎吗?”尤利斯眯细了眼睛。
“当然可以,随你高兴。”爱不屑的瞟了对方一眼。
男人压抑了一下耐心,继续问:“你到底来自哪里?”
“利什布鲁。”然而,这次也依旧只得到了回答者的白眼。
“什么?”耐心看来就快要用光了。
“啊……哥哥……”阿尔无奈的出声想要打个圆场缓和一下火药味明显浓起来的气氛,可是也不知道该从何开始解释。
沉默。
“好吧,看起来这是你们的秘密,死命的探究别人的秘密并不是我的嗜好。”尤利斯暗自佩服起自己的好脾气来,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金发金瞳的嚣张小子他居然无法生气。
“对,刨根问底的人会让人讨厌,玛斯坦先生。”爱挑了挑嘴露出一个笑容。
“真荣幸,这么说来原来我不是个会另人讨厌的人。”尤利斯也回敬了他一样相似的笑容。
心脏被揪住了。有一股无名火在爱的胸口窜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气,但是就是很生气,很不爽。他不爽对方的语气,不爽他的声音,不爽他说话句末微妙的上扬,更不爽他的笑容。
“说什么梦话呢无能!没有人比你更另人讨厌了!”
于是这句话脱口而出。
然后,男人缓缓的站了起来,缓缓的走近露出一脸鄙视表情的少年,缓缓的伸出手。事实上他的动作并没有慢到多么那什么的程度,只是在爱看来,他此刻的一切行动都像慢动作一样,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将大脑内另一个身影调出来,然后,与之重叠。
这种大脑无意识的举动让爱非常的生气,气到连对方捏住了自己的下巴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尤利斯皱着眉,捏住对方下巴的手指用了八分力气,他的口气带着怀疑,他说:“这句话我不是第一次听到,我是否曾经在哪里看到过你……?”
此时爱才如梦初醒的瞪大眼睛,接着猛然跳起来粗暴地挥开他的手,然后慌乱的否定:“拿开你的手,像我这样的脸满大街都有!”而至于为什么要慌乱,他不晓得。
“哦…是嘛……”尤利斯半眯起眼睛,仔细的搜寻着记忆里的讯息。不可能的,如果见过是不可能忘记的,像这样耀眼的金色太阳,只要一眼就足够形成烙印了。于是他将目光转向了一旁那个拉着自己哥哥防止他爆走的欣长青年,一样的金色头发,平整的肩膀,虽然高大却总是显得有些纤细,一如既往很认真的坐姿,隔着西裤也描绘的出膝盖骨优美的形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一双无垢的充满智慧和温柔的海蓝色眼睛。
“阿尔冯斯•海利希。”尤利斯低低的报出一个姓名,“我记得是叫这个名字,但是,眼睛的颜色不一样……”边说着,他向阿尔伸出手去。
“别碰他——!”爱忽然尖锐的嘶喊起来。


温莉一句话都没再说。
回到洛克贝尔家并用过晚餐的罗伊再次表示自己还是去找旅馆留在这里给大家添麻烦实在太不好意思,却被毕娜可一句“你想枉费我特地去打扫房间的一番好意么!?”给硬生生驳了回去。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芒刺在背的跟着上了楼。
毕娜可打开了房门,一边说:“就是这儿了,屋子有点小,但总比旅馆要来的干净,你就将就一下吧。”
屋子确实不大,一张床、一张书桌、书桌旁贴墙摆了一个巨大的书架,但只零零散散放了几本书。
窗户开着,可以看见门前的小路,柔和的风带着青草气味吹起窗帘。
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总觉得这个屋子仿佛昨天还有人住过,却又好像从未有人踏入。
“唉呀?你还站在门口做什么?”毕娜可和蔼的笑,朝罗伊招了招手。
但罗伊还是站在门口,怔怔的露出一副呆子样的表情。如果他这个表情被某嚣张又火爆的豆丁炼金术师看到的话,一定会被盛大的嘲笑一番然后丢下一句“无能”吧。
对了,这房间,除了那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以外,还有一股令人怀念的气息……
很淡很淡,但确实存在过的气息。
毕娜可看着依旧杵在门口不动的罗伊苦笑了起来。真是的,这样的表情任谁看了都会心碎啊…简直就像是要哭出来似的眼神……还是说点什么吧。这样想着,她平静的开了口:“呐,罗伊,你知道我们家是机械铠商店,商品也好工具也好,简直就是堆满了整幢房子,忙起来的时候啊,连卧室和厨房里都会出现螺丝钉和扳手呢!呵呵呵…不过,只有这间屋子,我和温莉一直都让它保持原样。”
“毕娜可夫人……”罗伊绝对不是个迟钝的人,他早已敏感的察觉,只是下意识的不愿去承认。
“这是那孩子的房间。”老人的语气平淡,却意味深长。
“……”罗伊以沉默代替了回答。
“至于我的儿子和媳妇…”毕娜可顿了顿,“他们的事我都听爱说了,罗伊,不是你的错。”
不是…他的错吗……
罗伊垂下了脸。
“罗伊。”毕娜可用像是呼唤自己儿子般的语气喊了他的名字。
“您不恨我吗?”年轻的将军此刻有些激动的发出这样的疑问。
“呵呵~为什么要恨呢?”老人笑的云淡风清,“事情都过去了,就算恨你也无法让过去的事情重来吧。”
“可是……”
“你想说的是温莉吧,她对你说了什么吗?”
罗伊咬了咬牙,过去的事情对他来说,是一碰触就会撕痛的伤疤。
“温莉说她恨我,但是她说的对,每次我的出现似乎总是要自你们身边夺走某样东西。”他的声音低哑,“毕娜可夫人,我很抱歉…是我…亲手把爱留在了那个世界……”句子的尾音已经带上了哽咽,他神情扭曲的看着自己的手,为了停止颤抖指关节已经用力到发白,可是指尖却仍旧不自然的抽搐着。这双手,这双毁掉了门的手,简直让他有想要将其碎尸万段的冲动。
毕娜可慢慢的走近他,轻轻捉住了他的手指,用一种苦涩的表情说:“是啊,但是,罗伊…你一定更痛苦吧……”
听到了这句话的年轻将军像是崩溃了一般的跪了下来,泣不成声。


-----------------------------------------------------------------
続く。
Re: 左目の旅 Part.4
我看到了……Q Q

好令人心碎的ROY,他對豆子居然是這樣的深情……

不過比起留下的人,我更擔心在平行世界裡會迷失自我的豆子,那個太過相像的人會讓人心煩意亂吧?

而且雖然現在還以禮相待,不過一旦知道有利用價值時,那個世界的馬斯坦一定不會留情的,到時傷心的,只會是那個分不清世界的豆子……

From:BW URL 2007.02.28. Wed 13:39 [Edit]
Name
Mail
URL
Title
Message
Pass
Secre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する
Top

Trackback URL

Top
Calendar
2017.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プロフィール

ToTo

Author:ToTo
.All About Mine.
出生在80年代的十月黄金周;
喜欢秋天,喜欢睡眠;
喜欢画画,喜欢写字;
喜欢卡夫卡,喜欢色的猫;
喜欢真实和残酷的东西。
还爱着那条拥有纯粹笑颜的古代鱼。
也爱着那个带假发的F1控王子殿下。
妄想症,精神分裂,喜欢自由。
憎恨战争,希望世界和平。

.All About Deep Way.
意识流,女性向;
如有对此敏感者,敬请离开;
宽容者,欢迎留下你的文字。
私人文字,严禁无断转载!!

.All About Hits Game.
谁…谁踩走了29595HITS?

于是次回Hits:33333~!

请继续努力来踩吧亲爱的们!
记得踩到一定要截图留言!
God blessing you.



.All About News.
同人志宣传贩卖页开通~!
欢迎光临~!



Cosplay专门图站开通~!
欢迎光临 「橱里的摄影会」 哦~!





.All About Link.
Link用LOGO取用自由。
直链推奖。
DeepWay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Copyright © Deep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Designed by Flug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