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Way  Far From This Deep Wa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2.15 Thu 20:05
等待是一种无情的摧残。
在等待中后悔着,无措着,挣扎着,苦痛着。
在年轻的将军失去的那只左眼里经过的,是仿佛打开真理之门时才能看见的事物。
速度太快太快,快的无法捕捉。
只有模糊的金黄色影子,猛然的撞击过来,却又擦身而过……

那金色的小小太阳。


左目の旅 Part.2
-----------------------------------------------------------------

“唉唉唉?什么?半夜潜入!?”
“嘘——!轻点!”爱捂住弟弟惊叫的嘴,四下张望确定没人后才放开,“笨蛋!这里到处都是他们的人,那么大声会被发现的!”
“可,可是哥哥…”阿尔压低声音,“我们现在不能使用炼金术,真动起手来对方荷枪实弹,对我们很不利的。”
“只要不被发现不就得了?”爱不以为然的咧嘴笑了笑,“万一被发现的话就卯足了劲直接逃跑。”
“哈啊……”阿尔叹气,“以哥哥的个性是不可能做到的,绝对会闹个天翻地覆,然后被抓住。”
“喂!你怎么这么说!”不得不承认全被说中,爱的反驳显得有气无力,“我好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卤莽的小鬼了好不好?本大爷已经是大人了,大人!”
“唉……”阿尔持续叹气,‘可是,在我看来哥哥完全没长大。’当然,这句话他是在心里说的,否则铁定会立刻成为暴烈豆子台风下的惨烈炮灰。
“唉什么唉…”青年豆子不爽的咬了咬嘴唇,“就这么决定了,今天半夜潜入!”说完,他露出一个招牌的代表燃烧起来了的“邪恶”笑容。
当晚,夜风高。
“话说回来,这房子还真是大啊!”爱仰头仰的脖子都痛了,还是只能看见面前一堵巨大的墙,然后是墙顶上方露出的尖尖屋顶。“可恶啊,要是有炼金术就好了……”扁着嘴抱怨归抱怨,整理手上工具的速度到是一点不慢。
很有技巧的把装了钩子的绳子凌空甩了两圈,然后精准的甩到墙的另一边钩住,用力扯了扯,强度足够。
“好,上吧。”回头招呼了一下弟弟,爱一马当先爬了进去。
出乎意料的是庭院里警卫并不多,正要庆幸,却猛然看见暗中几双鲜红眼睛刷刷睁开,伴随着撕咬前从喉咙里发出的咕噜咕噜声。
兄弟俩浑身一个机灵,咽口水。
“人,人造人吗?”年纪大点的那个说。
“呃…合,合成兽吧……”年纪小点的那个回答。
“啊哈哈哈…”爱干笑,“怎么可能,这里又不是……”话还没说完,暗中的怪物就现身向他们扑来。
“啊啊啊啊!哥哥——!!”阿尔惊叫。
“呜哇哇哇!!阿尔!阿尔快跑!”爱转身就狂奔。
“汪汪汪汪汪——”
隐约的月光下,一群猎犬追着一高一矮两个人影满庭院乱窜。
“发生什么事了!?”
“报告!有人入侵!”
“快!再多叫些人手来!!”
随着猎犬们的活跃,人声也渐渐近了过来。
“啊啊啊——哥,哥哥,怎,怎么办啊?”阿尔一边跑一边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我,我怎么知道!?”爱继续加速,眼看前方出现一煽破了一块玻璃的窗户,纵身一个鱼跃,顺利跳入。
“啊啊啊啊啊!哥哥你太过分了!狡诈!狡诈!!”阿尔瞬间欲哭无泪。
“没…没办法啊……你个子太高又跳不进来……”看着弟弟继续被追的加速狂奔,爱心里确实有些不忍,可是窗户是用钥匙锁死的,打不开,只好……只好含着泪忏悔:“阿…阿尔,委屈你了,哥哥对不起你……”
“在那边!快追——”
“别让他跑了!前面的动作快!!”
“汪汪汪汪汪——!”
“呜哇啊啊啊!救命——”


“将军。”赫可艾少佐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唤了一声。
没回音。
“将军?”有点诧异的向前一步,惊见文件山中一具陈尸。罗伊•玛斯坦早已睡的不省人事。钢笔掉在地上,墨水四溢呈哭泣状。
“唉……”撑住额头大叹一口气,骨子里其实母性十足的美丽女副官走近办公桌,拎起椅背上搭着的外套轻柔的覆到男人背上。
“唔…”男人的睫毛动了动,微睁开眼睛只看见一片模糊的黄色。
黄色…金黄色……
爱!
猛然跃起身子,罗伊紧紧捉住对方的手腕。
赫可艾显然吓了一跳,一脸不可思议的僵持在原地。
蓝色的外套沉闷的坠到地上。
1秒,2秒,3秒经过,提前洞悉一切的金发女副官冷着脸色开口:“将军,请您看清楚,我并不是那孩子。”
罗伊瞬间松开了手。
“将军,您后悔将门毁掉么?”弯腰把外套捡起来搭回椅背上,赫可艾少佐冷不丁问到。
“呵…这要我如何回答呢?”罗伊苦笑着耸耸肩,“我是军人,保护这里是我的义务。”
“可是您确实后悔了,至少我这么认为。”少佐带点讽刺意味的笑起来,“将军,恕我直言,其实,您可以再自私一些的。”
“哦~我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是个很自私的人了了。”年轻的将军自嘲。
“是的,将军,您是。”非常爽快的落井下石。
“少佐……”罗伊无奈的咧了咧嘴角。
于是,女副官微笑,非常美丽,她说道:“将军,我的意思是,您可以更自私一点,当事关您重视的东西的时候。”
罗伊一时语塞,接着放松似的笑出来。“少佐,”他说,“刚才,我看见了。”
墨的右眼缓缓闭起,罗伊指着自己隐藏在眼罩下的左眼。
“刚才,在这里看见了。”


失策!
在一支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脑袋的时候,爱华•艾尔里克愤恨的在内心诅咒世间有个道理叫作冤家路窄。
“晚安,小男孩。”发的军官穿着普通的白衬衣,合身悠闲的米色西裤,领子开着,脖子上挂着万字形的链坠。
彻头彻尾的纳粹份子。
“小男孩,半夜出入这里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男人笑的很欠扁,尤其是他正用那张和无能大佐一样的脸笑的很欠扁。
导火线点燃。爱咬牙切齿,真想一拳打过去啊……
“很棒的表情呀,小男孩~”
引爆。
“啊啊啊啊——你说谁是没有成长期的万年小男孩啊啊啊!你这该死的无能大佐要是再敢给我说第四遍我就把你炼成一只水壶!!”豆子完全爆走,就在对方说了三次小男孩以后,而且,口不择言。
男人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双眼眯细,危险的味道方圆10米内闻的清清楚楚。转眼,修长的手臂只一伸一抓一扭,一下子就把爱的双手反剪。
想不到他的速度那么快!根本来不及逃跑或反抗,身体已经被固定了个结结实实推到墙前压住。
“你到底是什么人。”男人的声音冷冷的,又熟悉又陌生,在耳边徘徊,“为什么知道我的军衔?”
见鬼了……爱后悔莫极,一时口快骂出了无能大佐,居然还撞对了军衔……不行,得快找理由。
“哼…嘿嘿,昨天你穿的军装,肩章的数量,不就是大佐么!”
“小家伙,撒谎要打草稿。”男人的声音又低了一度,“我的军装并没有佩带任何表明军衔的徽章。”
“什……”糟了,其实昨天因为距离远又只是盯着他的脸看根本没注意到什么肩章不肩章的,想不到……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谁派来的?”手上一用力,爱的右肩随即发出咯咯声。
“才没有人派我来!”豁出去了!他扭回头瞪了男人一眼,“我只是来找你确定一点事情而已!罗伊•玛斯坦你这个无能!”右肩用力一扭,咔嚓一声,机械铠的力量挣脱了钳制,随即飞起一脚。
“唔!”踢中!男人后退了一步,但又立刻一个矮身冲刺按住爱的左肩再伸腿一扫——
“呜哇——!”咚的一声,金发少年再次被放倒,而且这回是被压在地上,丢脸丢回利什布鲁。
“你叫我什么?”男人直盯着他的金色眸子问,眼睛里是一汪深潭。
“……”爱不甘示弱的反瞪,吼:“我叫你罗伊•玛斯坦!你这个无能!怎么着!?”
“你……”男人的表情忽然变的有些困惑。
同时,爱也一愣。是光线的关系吗?为什么觉得他两只眼睛的颜色不一样?左边是色,夜一般的纯;而右边,透着一点海蓝。
“喂…”金发少年的声音蒙上了一层迷惑,“你,究竟是什么人?”


赫可艾少佐的表情有点抽搐,“您,您说什么?”
“我在这里看见他了。”罗伊抚摸着蒙住左眼的眼罩,肯定的重复了一遍。
“可是,您的左眼……”
“少佐,你也曾经是个炼金术师吧。”男人带着苦涩的笑开口,“至少,你的父亲是个炼金术师,而且,他还是我的师傅……”
“我…”赫可艾少佐悲痛的移开视线,紧咬住下唇,后背好像又灼热的疼痛起来,手下意识的按住挂在腰间的枪,最终却又垂了下去。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将军,我现在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了。”
“那么少佐,请你回想过去的你。那时候的你,看到过门吗?”罗伊也知道自己这样说很残酷。染满伊修巴尔鲜血的双手,放在唇边时还会闻到那股极力想忘掉的硝烟的味道。
“不。”美丽的女副官深吸一口气,回答,“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我都未曾看见过门。”
“是嘛,即使是作为一个炼金术师的时候,也未曾看过啊……”罗伊把手放到桌面上,接着说,“当进行人体炼成的时候,作为代价,这里的东西会去到门的另一边。当然,有的时候,就算不是因为人体炼成,也有可能让这里的东西去到门的另一边的。”
“将军,您的意思是,您的眼睛在门的那一边吗?这简直不符合理论。”赫可艾少佐冷冷的插话,“所以您说您看到了爱华君,是这样吗?”
“你说的对。”发将军干脆的承认。
“将军,我觉得您需要一个休假。”
“呵呵~你是想说我在胡思乱想吗?或者是因为太过疲劳而产生了不可理喻的幻觉?”
“不。”赫可艾少佐一个立正,“为了让您不再出现批阅文件时昏睡过去的情况,属下单纯的认为您需要一个休假!当然,当您休假回来的时候可能会进入工的地狱,请您做好心理准备。”
“……”真是建议的合情合理啊,包括后面的心理准备,合情合理的可怕啊……罗伊不由得苦笑起来,点头首肯,“好吧,我就采纳你的建议,少佐,请替我定一张火车票。”


-----------------------------------------------------------------
続く。
Name
Mail
URL
Title
Message
Pass
Secre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する
Top

Trackback URL

Top
Calendar
2017.0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プロフィール

ToTo

Author:ToTo
.All About Mine.
出生在80年代的十月黄金周;
喜欢秋天,喜欢睡眠;
喜欢画画,喜欢写字;
喜欢卡夫卡,喜欢色的猫;
喜欢真实和残酷的东西。
还爱着那条拥有纯粹笑颜的古代鱼。
也爱着那个带假发的F1控王子殿下。
妄想症,精神分裂,喜欢自由。
憎恨战争,希望世界和平。

.All About Deep Way.
意识流,女性向;
如有对此敏感者,敬请离开;
宽容者,欢迎留下你的文字。
私人文字,严禁无断转载!!

.All About Hits Game.
谁…谁踩走了29595HITS?

于是次回Hits:33333~!

请继续努力来踩吧亲爱的们!
记得踩到一定要截图留言!
God blessing you.



.All About News.
同人志宣传贩卖页开通~!
欢迎光临~!



Cosplay专门图站开通~!
欢迎光临 「橱里的摄影会」 哦~!





.All About Link.
Link用LOGO取用自由。
直链推奖。
DeepWay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Copyright © Deep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Designed by Flug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