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Way  Far From This Deep Wa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04.10 Fri 00:00
我想,今天是一个纪念日。
尽管我不是莱莉尔·莱科宁。
但是,今天依然是一个纪念日。

30岁,生日快乐。
谢谢你来到这个世界上,谢谢你的诞生,谢谢你带来的音乐。
我是怀抱着某种大约是复杂的感情,写下这篇文的。
权作为生贺吧,尽管,我的文字依然拙劣。
如果,如果,你们真的能够拥有一个这样的,仿佛逃亡般的梦境的话。
我想,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尽管我不是莱莉尔·莱科宁,但是,我希望我是她。我希望,可以这样平淡的看着你们。
也许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却好像一生,漫长的时间。
祝你30岁生日快乐,剛さん,请你之后也一如既往的,率直的生存吧。


堂本 剛さん、30歳、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これからもずっと、愛しています。



A commemoration DAY


00、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自从我得到了这份向往已久的州立美术馆讲解员的工作至今,正好是100天。
这也就意味着我从弗伦斯堡来到新南威尔士州,并住在这幢紧贴着大海的白色小木屋里已经整整100天。
所以,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而且,恰好还是休息日,所以我如愿以偿的睡到了下午一点,然后去隔壁的巴西小伙子那里蹭来了迟到的午餐,顺便闲聊了一会儿,还学了几句用来骂人的葡萄牙语。
3点的时候,房东太太来敲门,邀请我们一起去露台上享受下午茶。房东太太是个略微有些发福,土生土长的澳洲人,厨艺高超。今天她准备了加入白兰地及很多砂糖的红茶,还有刚出炉热乎乎的饼干。
空气里是熟悉的海洋气味,还有下午茶浓郁到令人陶醉的甜香。
房东太太一脸虔诚的向巴西小伙子学唱葡萄牙语民谣,似乎是因为她的女儿最近正在和一个优秀的巴西男孩恋爱,她想在他们面前表演一下。热血的巴西小伙子鼎力支持,手舞足蹈的表演着。
我靠着露台的栏杆啃饼干,同时冲着就停在身边的、对我的食物虎视眈眈的海鸥们狠狠瞪眼,威慑它们打消夺食的邪恶念头。远处的海面上有帆船的影子,还有冲浪的人,要么帅气的征服波浪,要么就被一下子吞没。
像黄金一样的夏天似乎永远不会完结。


01、
“哦对了,亲爱的莱莉尔,你该缴给我这周的房租了~”房东太太往我的茶杯里加满了茶,精明的眨了眨眼睛。
真是温柔的糖跟鞭子。我朝她无奈的苦笑,回答:“抱歉,房东太太,如果您能再为我宽限三天,我就能刚好再一次性付您三个月的房租了。”
“哈哈哈~~莱莉尔小南瓜,你是我的好房客!宽限三天又有什么问题,我甚至愿意为你破例打个8折。”房东太太爽朗的露出牙齿大笑着,她指了指盘子接着说:“再来一块饼干如何?”
“感谢上帝,房东太太您真是个温柔的好人~~”我朝她歪歪头,回报了感谢。
“喂~!这不公平~!”巴西小伙子忽然跳了起来,他不满的鼓着嘴,“房东太太,为什么每次都只有莱莉尔被优待?不公平,这不公平,我强烈抗议并要求申请获得同等待遇~~!”
房东太太斜睨了他一眼,回答:“啊~是啊,热情的桑巴小子,如果你也能像莱莉尔一样不给我惹麻烦,也不再弄坏房间里的热水器!我想那时候我会考虑的~”
“不不不,房东太太,热水器的问题,我认为那是外星人干的!并不是我的杰作!”
“得了吧桑巴小子,你上次还差点弄坏了我心爱的烤箱~!”
“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于是,终于有一只海鸥趁着这个机会成功的偷走了我手上的饼干,紧紧咬在嘴里。我只能无奈的看着它飞走,窜入了无边无际的湛蓝。
“好吧!”房东太太拍了拍手,“只要你能自己掏腰包把热水器修好,别让下一个房客遭殃,我就为你这周的房租打折!”
“玛利亚~!”巴西小伙子欢呼了一声,拍着胸口答应,“当然,您放心!我会在出发之前收拾好一切的!”说着就跑回了房间。
房东太太朝我微笑了一下,耸了耸肩膀。我们在上一周就知道了,热情的桑巴小子下周一就出发离开这里,去继续他的打工旅行,这一站已经是他住的比较久的一站了。


02、
周一,在我正准备去上班的时候,巴西小伙子也出发了,他留给了我一个拥抱,还有一把旧吉他。
我对于隔壁忽然空下来的房间,感到了没来由的失落。
然后,无声无息的,新的房客轻巧的搬了进来。


03、
“晚上好~”
英语的发音有些许卷舌,声调柔软。
“晚上好。”
我打量着他,这个男人,看起来却又像个少年。他站在露台上,从他身后的落地窗看进去,有两个风格完全不同,还没打开的行李箱,那个本是巴西小伙子住的房间。
我的新邻居,在今天清晨悄悄搬了进来。
“我可以问问你的名字吗?”他用亮晶晶的眼睛望着我,我本能的颤抖了一下。
“当然可以!”我忍不住提高了一些声调,“我叫莱莉尔•莱科宁,你可以直接叫我莱莉尔。”
对方笑的很可爱的眯起了眼睛:“哦~~莱科宁小姐~”
“不不不,请叫我莱莉尔就可以。”我好意的纠正他。
“fufufu~~莱科宁小姐~”但是,他依然没有松口。
“我说,先生……”
“喂!我说你为什么要重复那么多遍莱科宁!?你知道我喜欢的是舒马赫!!”
这时,我的另一位新邻居,就这样操着一口蹩脚的英语出现了。
“fufufu~~莱莉尔,这位是我的同伴,他叫Dino,我们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我沉默了一两秒,朝天空翻了个白眼,回答他:“好吧,我也是,欢迎来到袋鼠国,两位东方朋友,我现在可以荣幸的得知你的名字吗?”
他的色眼睛柔润的像这里的大海,就这么直直的带着一点羞赫注视着我。
“叫我Cheri~”他这么说。


04、
他们就是我的新邻居,和我印象中的东方男子一样,纤细娇小,五官精致。
不是油画般厚重的笔触,而是透明水彩的,清的留白。


05、
Cheri通常比较早起,Dino则正相反。
往往我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还能看到他躺在露台的躺椅上戴着耳机热烈的打游戏机。
不过这大概也是他的温柔,我想,因为Cheri在里面睡觉,只能借着月光看的到床上模糊的影子。
通常,Cheri早起的时候会先独自站到露台上,靠着栏杆发一会儿呆,似乎在眺望海面的风景。见到我出来就会优雅的打招呼,用些许卷舌的英语,温柔的声调。
“早上好~”他这样说。
我喜欢他这种柔和的存在感,尽管,有些寂寞。
“早上好,要不要一起去吃个早餐?”我邀请他,顺手指了指厨房的方向,“我想大概昨晚的蔬菜汤还有剩,对,还有硬的像石头一样的核桃面包。”
“嗯…还是不了,谢谢你,莱莉尔。”Cheri礼貌的摇摇头,“我想我还是先等那个家伙起床,然后逼迫他来做早餐比较好~”
“哦~让人慕~”我冲他挤挤眼,“热乎乎的早餐可是享受~!那么祝你拥有快乐的一天~”
“谢谢。”Cheri回答,Thank的Th部分发音非常标准,和他那位现在还在睡觉的同伴比起来可真是好的多~!
然后,当我吃完早餐,回到房间里整理东西的时候,Dino起床了。
再然后,当我整理好东西,准备要出发去工作的时候,Dino端着一盘子煎饼,还有一扎柚子汁走向露台。
“早上好,Dino先生。”我向他到招呼,顺便瞟了一眼热乎乎的煎饼,可惜的是,他把它烤糊了。
“早上好,莱莉尔。”Dino尴尬的回应了我一个笑容,那不知所措的手势似乎是想要把盘子藏起来。
Cheri在露台上喊着:“喂~!我饿了——!”
“……啊,相信我,Dino先生,那煎饼会很美味的…对,会很美味!”我试图给予他一些安慰,虽然收效甚微。
“谢谢你,莱莉尔……”他点点头,走向了Cheri。
我离开的时候还能听见他们喀嚓喀嚓咬煎饼的声音,偷偷的回头望去,两个人正兴致勃勃的吃着色的煎饼,噎到的时候皱着眉头喝一大口鲜榨的柚子汁,然后不时凑近对方说上一两句话,用我从未听到过的语言。
他们的笑容看起来很美好。
所以我就说了,那煎饼一定很美味。


06、
Cheri和Dino忽然来参观州立美术馆是他们搬过来一周后的事。
看到我的时候他们似乎吓了一大跳。
“我们真不知道你在这里工作,莱莉尔,长裙很适合你。”Cheri说。
“谢谢。”我捂着话筒向他道了谢,然后表示我将很高兴带领他们参观。
Cheri对于艺术品展现出了空前的热情,而Dino却看起来兴趣缺缺,只是一言不发的跟在他身后,用恰倒好处的步行速度,保持住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我先将要讲解的部分通通说了一遍,然后利用职务之便偷偷让他们在馆内禁止拍照的地方留了影,当然,没有开闪光灯。
两个人并肩站在巨大的油画画作前,Cheri在微笑,看起来多少有些腼腆,Dino则是板着个脸,似乎只要不是面对Cheri他就到哪里都是这个表情。
在我按下快门的时候,他们的肩膀微微相接。
“如果莱莉尔也能一起合影就好了。”Cheri接过相机,有点惋惜的说。
意外的是,Dino也点点头,回答:“没错,我也这样认为。”
“我太荣幸了~”我脱口而出,“可惜今天不行,两位先生,我必须回到门口去了,如果你们愿意,可以继续慢慢的参观。如果累了的话,美术馆的旁边有一家很棒的咖啡店,我为Cheri先生您推荐焦糖玛其朵和松露蛋糕,为Dino先生您推荐特制拿铁和肉松芝士薄饼~那么,晚上见~!”
“晚上见,莱莉尔~”
Cheri和Dino朝我挥手,他们的表情明媚。


07、
我有时候会独个儿站在露台上边眺望遥远的海面边思考一些事情,不过,多半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比如当天的晚餐的菜色;比如连续剧的最后一集里男女主角是不是能够和好;比如下一次的休假是不是要安排约会;诸如此类的琐事。
但是自从新邻居来了以后,我这样做的机会就少了许多。因为,最常占据露台的人,已经变成了他们。
不是Cheri一个人,就是Dino一个人。偶尔,我也会目击到他们两人一起站在露台上,悠闲的吹着海风,晒太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聊天。
我觉得大约西方的浪漫和东方的浪漫是完全不同的。就好像我们总是用肢体行动来表达情感,不管是表示感谢还是表示爱,一个吻要好过一百句话。
但Cheri和Dino之间,有一种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紧密感。尽管他们只是平常的并肩站着,也并没有牵着手,却仿佛联结的紧紧的,连根针都插不进。
不管怎样,我觉得这两个人都不会分开。
只是,为什么我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呢?我感觉他们,这两个娇小的东方男子,远离祖国来到这里,虽然任谁看起来也只是普通的渡假而已……
为什么我还是会觉得他们只是来这里度过一个美好的梦境的呢?
仿佛一旦回到了自己的地方,就意味着重返残酷的现实。
仿佛逃亡一般的梦境。


08、
仿佛,逃亡一般的梦境……


09、
星期一是美术馆公休的日子。
我悠闲的一早就占据了露台上唯一的躺椅,舒舒服服的享受着早晨温柔的日光。在太阳伞形成的八角型阴影下面,用墨镜遮着脸,听站在栏杆边的房东太太和Cheri聊天。
今天停在栏杆上的不是平时常见到的海鸥,而是羽毛光亮的巨大白鹦鹉,弯着海盗的钩子手一般的嘴,转动着脑袋,一点都不怕人,只顾着用又圆又亮的眼睛观察着四周。
“这么说来你们已经游历了不少地方。”房东太太斟酌着语句,尽可能使用简短的句子和单词,“我的小男孩,这看来是一个异常漫长的旅行呢!莫非你们是打算环游世界~?”
“听起来非常浪漫。”Cheri笑着回答,“但是我想那大概是无法做到的,环游世界太花时间了。”他的语气听起来有点惋惜。
是很可惜,我也这么想。
“真可惜!”房东太太提高了一个音调,“我的小男孩,我认为你们大可以沿着季节!对,往北边去,直到冬天~!”
对对对,然后从冬天开始,沿着海岸线一路走下去,冰雪消融,鱼儿们都跃出海面。我如此擅自想象着。
“呱——”
白鹦鹉大叫了一声。
“哦~天啊,你叫的太难听了!宝贝,简直赛过乌鸦!”
房东太太回头冲着它大声数落了一句,Cheri清脆的笑起来,露出一整排牙齿。
白鹦鹉丝毫不以为意的抖了抖翅膀,扭头。
见状,房东太太立刻双手插住圆滚滚的腰,瞪大了眼睛和它叫起阵来,“小宝贝,你是谁家养的宠物!?太没教养了,我正在和你说话呢!”
“呱——!”
“哈哈哈哈哈~~~~”Cheri笑弯了腰。
“Cheri,要吃水果吗?”这时候,Dino靠在落地窗边,探出脑袋来询问道,“木瓜?芒果?水蜜桃?要吃哪一种?”
“新鲜水果?”
“当然,就像刚摘下来的一样新鲜。”
“要吃要吃~!全部要吃!”
我推了推墨镜,透过红色的镜片看着Cheri小碎步的跑了开去。
日光浴实在是太舒适了,我忍不住笑起来,闭上眼睛。


10、
基本上Dino是一个绅士,习惯倾听,有礼貌,但在坚持某些事物的时候却相当固执,甚至可以说相当粗暴。另外,对于讨厌的事物也显得十分任性。这一点从某一天房东太太招待我们吃奶油闷茄子的时候清晰的表现了出来。
这就是中国话里所谓的泾渭分明吧?对于喜爱的事物和不喜爱的事物分的相当清楚…大概,是这样说的。
对我来说,Dino板着面孔一言不发的时候是有些恐怖的,但是仍然很英俊,让人虽然觉得可怕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然而,隐藏在这种略微恐怖的外在的底下,事实上有一部分个性相当容易理解。
比如对F1的狂热,这在他得知我姓氏时的反应里可见一斑。以及对科学的痴迷,比如他现在的行为。
Dino正手舞足蹈的讲解着相对论。
他已经讲了足足一个小时。
他的眼睛闪闪发光。
这种迫不及待想要把自己喜爱的事物传达出来给别人知道的举动和心情,在我看来十分可爱。
所以我其实并不是很介意长时间的听相对论讲座,但是Cheri也许并不这么想。
他非常安静,先是垂着头坐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游移一下目光,再垂下头,盯着自己的手指发发呆,然后玩玩头发,欣赏欣赏指甲,接着把屁股一点一点挪离沙发,最后,以一个最小的角度站起来,小拐一个弯,轻手轻脚的离开座位。
我一直注视着他。
Dino并没有发现。
Cheri在门口靠了一会儿,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他站了并没有多久,最多就只有一两秒钟。随后,他迈开步子,走出了房间。
早我坐着的位置上,只能看见Cheri的背面,我无法想象他的表情,只有,被些须的逆光镀上一层淡黄色光芒的平淡的肩膀弧线。
他离开房间的事,Dino看起来并没有发现。
我忽然感到有点愤怒了起来。
“嘿!爱因斯坦!”我打断了他的解说,“根据相对论难道你不觉得沙发的隔壁轻了吗?”
他顿了顿,表情看起来有点茫然,但他并没有转头看旁边。
“我以为你没注意到。”我讽刺的说,语气并不客气。
Dino沉默了一会儿,反问道:“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没有注意到?”
“好吧先生,因为爱因斯坦在埋头演算的时候连房间失火了都没发觉!”
“我并不是爱因斯坦。”
我顿时无言以对。
那Cheri刚才究竟是在等待什么呢?而Dino到底是注意到了呢?还是没注意到呢?
这明明就是一种不平衡,却在他们之间不可思议的平衡了起来。
“Dino先生,您为什么不去看看Cheri先生呢?”我耸着肩膀,投降似的说,“说不定他正在等您。”
“谢谢你的好意,莱莉尔,不过我们还留了一点尾巴没有讲完,那里才是重点,最关键的地方!那就是关于相对论的具体实验结果~!”
Dino的眼睛闪闪发光。
“哦万能的天父啊……”我捂着额头惊呼,“您之所以创造出爱因斯坦就是为了用他来惩罚我们吗!?”


11、
其实,我知道的。
知道Dino和Cheri是一对恋人的事。
事情发生的契机其实非常简单,不过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巴士站的站台上,阳光的一个小小恶作剧而已。
Dino并不是个善于早起的人,Cheri却相反。不,也许也不应该这样说,如果想睡,Cheri也同样会睡到日上三竿都不起来。但是只要他想起来,不管多早他都可以迅速的清醒,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情绪也许不是特别高,但是,也已经足够了。
那个清晨,我决定早起,坐巴士去一趟鲜花市场,然后再顺道去上班。
前一天的晚上,在大家一起吃晚餐的时候我把这个想法对大家说了,立刻得到了响应。房东太太第一个兴奋的跳起来,让我务必要为她购买直到双手抱不下为止的衣草,正好,这也正是我的目的。我和房东太太一样,都对这种紫色小花情有独钟。
Cheri也表现出了空前的兴趣,他甚至拽着Dino用撒娇的语气哀求他也一起去。Dino虽然一脸为难,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我友好的提醒了他们,要去鲜花市场,就必须要在清晨起床。
Dino用复杂的表情看着我,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是Cheri阻止了他。
“我们要去!莱莉尔,请带我们一起去!”
Cheri的眼睛闪闪发光。
他大概已经知道了我对这样的眼神最没有抵抗力。
当然,Dino是绝对还没有睡醒的。
他昏昏沉沉的靠在站牌竿子上,抱着双手,垂着头看脚背,周身环绕着低气压。
我很识趣的站的离他远了点。
等待巴士到来的时间忽然显得有点漫长。
Cheri就站在Dino身边,不时的凑过去跟他说上两句话,或者伸出一根手指戳戳他的肩膀。
Dino埋在阴影里的脸孔,挤出了一个微笑。
清晨的日光比想象中更强烈,就这么毫不掩饰的斜斜的直射过来。如果我面对着Dino和Cheri站着的话,阳光就正好照在我的脸上,所以我不得不转过身,背对着他们,专心的注视着巴士即将到来的方向。
虽然,他们被日光笼罩着闪闪发光的样子很美丽。
见鬼,为什么他们会知道我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
然后,我发现阳光把我们的影子通通拉长了,投射在一边的红色砖头墙上。
我的影子独自遥远的延伸出去,而他们的影子却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就连嘴唇的形状都清晰可见。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简直太浪漫了,浪漫的不可思议。
尽管,尽管我正背对着他们,但阳光担任了我的盟友,用一种精彩的偷窥方式窃取了他们的爱。
照在我背脊上的阳光有点烫,我感到鼻子上出汗了。
“你就快点醒过来吧。”
“知道啦。”
红色砖墙上的影子们如此对话着,然后轻快的接了一个吻。
真是浪漫的不可思议。


12、
对了,还有一次。
那是他们即将要离开这里的前三天。
没有太阳,只有满天的星光,一个预兆明天是个好天气的午夜。
我靠着门站着,手里抓着装了温牛奶的玻璃杯,正好被隐藏在了屋檐下的阴影里。
对,那不过是我一个很普通的失眠的夜晚。
Cheri和Dino站在露台上说话,用陌生的语言,陌生的气氛。
我屏着呼吸,看着他们并肩靠在栏杆上,远处是融合在一起的深蓝色的大海和天空。Cheri仰着头看星星,Dino轻轻拖过他的手,接着拉过了他的脖子。
然后他们接吻了。
那一晚的月亮很亮,星星也很亮。
他们在满天星空接吻了。
啊啊,我感谢屋檐的阴影包围了我,我感谢它,它包围了我的悲伤。
从那两人那里传递过来的悲伤。

第二天,我比谁都早的来到露台上,眺望远远的海平线,天空这时还是娇嫩的粉红色。
“早安~莱莉尔,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起的太早了~”
Cheri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听到他的脚步声慢慢来到了我的旁边,停住。
我忽然没有勇气看他的脸。于是我伸手指向前方,说:“看哪,是粉红色的天空,就像17世纪俄罗斯的名画,每一笔色彩都像是计算好了似的,又美丽又精确,被无数的光芒包围着。”我转头看了他一眼,“对了,Cheri,你知道吗?我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
Cheri沉默着顺着我的手指看了一会儿天空,终于露出了微笑,他也扭头看我,对我说:“莱莉尔,很奇妙的是它们非常相似,澳洲的天空,和奈良的。”
“奈良?那是哪里?”
“日本的一个城市,我出生的地方。”Cheri转回头去继续凝视着天空,“这种温柔的粉红色,一模一样。”
“是嘛,那一定很美。”我点点头,幻想自己透过澳洲的天空看到了奈良的,然后,为自己的幼稚行为自嘲起来。
“来吧,Cheri,我请你喝杯咖啡,还有热乎乎的三明治作为早餐~”
“我太荣幸了,莱莉尔。”Cheri的双眼亮晶晶的,但转瞬又蒙上了一层为难,他歪了歪头,“不过……”
我愣了一小下,真的只有一小下而已,因为在我看到他回头看房间的动作后就立刻明白了。
“别担心,Cheri先生。”我学着房东太太的样子朝他眨了眨眼睛,我希望我的这个动作看起来能够有些调皮的惹人喜爱,“我们伟大的Dino•爱因斯坦先生也会有份的~!”
听了我的话,Cheri扬起了不好意思的笑脸。

他们相爱,是的,他们正在相爱。


13、
后来,他们终于要离开了。
我知道,故事的终结总是来的很突兀。
他们在这里待的并不算久,但是,却又让人感觉过了很长时间。
分别的时候我问他们:“还有可能再见吗?如果你们再来,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Dino和Cheri牵着手,没有回答。
我感到了绝望,只能耸耸肩膀。
“GoodBye。”我说。
“さようなら。”Cheri回答。
Dino抿着嘴,仅仅是向我点了点头。
然后,他们就转过身,向前走去。
“God blessing you——!”我朝着他们的背影大声的喊。
我看见他们微微的回头了,朝我挥了挥手。
天蓝的有些过分,我忽然想起来了那天头走我饼干的海鸥,柔韧的翅膀震动,一下子就扑进了无边无际的湛蓝。


14、
我想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他们的背影最终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挥手跑了停在栏杆上不怕人的海鸥,看着它们扑动翅膀扎入蔚蓝的天空和大海。
今天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我笑起来,脚步轻快的跑去找房东太太,我想念她做的饼干。另外,虽然时间还有点早,但是趁着好天气,就来痛痛快快的喝一杯加了白兰地的下午茶吧~!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天空和大海都是一如既往的亮丽湛蓝。



END
+090410+



我爱你。
生日快乐。


我爱他们...生日快乐...XD
柔和美丽的文字~...让人想微笑...

CHERI和DINO....<-- 噗一下..在看到DINO这个名字的时候 XD呆了下
From:禹 URL 2009.04.10. Fri 00:41 [Edit]
Name
Mail
URL
Title
Message
Pass
Secre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する
Top

Trackback URL

Top
Calendar
2017.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プロフィール

ToTo

Author:ToTo
.All About Mine.
出生在80年代的十月黄金周;
喜欢秋天,喜欢睡眠;
喜欢画画,喜欢写字;
喜欢卡夫卡,喜欢色的猫;
喜欢真实和残酷的东西。
还爱着那条拥有纯粹笑颜的古代鱼。
也爱着那个带假发的F1控王子殿下。
妄想症,精神分裂,喜欢自由。
憎恨战争,希望世界和平。

.All About Deep Way.
意识流,女性向;
如有对此敏感者,敬请离开;
宽容者,欢迎留下你的文字。
私人文字,严禁无断转载!!

.All About Hits Game.
谁…谁踩走了29595HITS?

于是次回Hits:33333~!

请继续努力来踩吧亲爱的们!
记得踩到一定要截图留言!
God blessing you.



.All About News.
同人志宣传贩卖页开通~!
欢迎光临~!



Cosplay专门图站开通~!
欢迎光临 「橱里的摄影会」 哦~!





.All About Link.
Link用LOGO取用自由。
直链推奖。
DeepWay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Copyright © Deep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Designed by Flug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