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Way  Far From This Deep Wa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4.13 Sun 19:07
我的神,您在哪里?
您看着我吗?
您看着我吗?
我已疲惫。
您看着我吗?
您看着我吗?


他的神将右脚向前挪了一步,说:亲吻它。
于是他跪下,俯身去亲吻了。从此定下了恶魔的契约。

他的神指着他面前的这个人,说:亲吻他。
于是他走近他,亲吻了他的嘴唇。从此他们开始了在暂停的时间里永远的旅行。


41.
十一点时坎贝尔警长夫人被勒死了,然后就那样被放在屋顶上,Jack The Ripper根本没有剖开她的身体,他什么都没做,只是把她放在了屋顶上。
两点不到坎贝尔警长收到了邮包,邮包里是一个肾脏,所有人都以为那玩意儿属于警长夫人玛丽•坎贝尔,但事实上那根本不是!
那不过是一个从医院里捡出来的,在手术中被摘除掉的,不要的病变肾脏而已。
Cheri用力推开了书房的门。
“我有话要对你说!”他冲着Dino医生大声喊。
这时候Dino医生还举着文件,梅尔汀医生站在他旁边,手指指着文件上的某一条目,保持的弯腰的姿势定格在了那里。
“你先出去吧,我想Cheri是有急事要找我。”
“明白了,那么我先告退。”梅尔汀医生把颔首,就不急不缓的走了出去,带上了门。
Cheri走到Dino医生的书桌前,面对着他,确定了房间里已经足够安静,才开口:“首先我必须要承认我没有证据。但是,请你先听完我说的话。”
“我明白。”Dino医生微笑了起来,“我相信你。”
“嗯~”Cheri也扬起了笑脸,但马上又换上了严肃的表情。“首先是昨天的下午茶,我闻到的血腥味和邮寄给坎贝尔警长的肾脏是一样的,但是和坎贝尔警长夫人不一样,那不是她的东西,而是在一场手术中被切下来的无关女性的病变肾脏而已。”
“接着说。”
“我们假设他……我暂时不想使用他的名字,我想先用‘他’来代替。我们假设他在8月5日清晨,在圣•托马斯医院做手术,到九点为止。之后,他携带肾脏离开,包装好,不管用什么手段也行,只要能在下午寄到坎贝尔警长手里。然后他到达维多利亚区,去了坎贝尔警长的家,杀死了他的夫人。”
“你是说他当时并没有取走坎贝尔夫人的肾脏?你的意思是说他当时除了勒死对方以外什么也没干?”
“是的,然后他离开,在十二点时经过警署。下午两点,坎贝尔警长收到邮包。还记得那封信吗?来自Jack的信,信里提到了肾脏,还警告了坎贝尔警长要看好他的女人。这样一来,不仅是坎贝尔警长,所有人都会认为警长夫人已经被解剖,寄来的肾脏就是他的!那么,警察们也绝就不会先寻找附近的地方,而是展开外扩式的搜索。看在上帝的面上,一切都成立了不是吗。”
Dino医生用审视的目光看着Cheri,“你是怎么想到的?”
“只是因为血腥味,所以我一开始就说了,我没有证据……”
“一切都是假设,但假设成立。”Dino医生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接着说,“我们假设这一切成立。然后他寻找适当的时机再一次前往坎贝尔警长家,剖开已死的警长夫人的身体取走肾脏。之所有选择从正面下手这么费劲的方式是为了强调死亡当时他没有这个时间完成这一系列工作。然后他带走了真正属于坎贝尔夫人的肾脏,藏起来。”
“今天在警署我闻到他身上的另一股血腥味,虽然很淡,但是和坎贝尔警长夫人相同。”
“我们没有证据,Cheri。”
“我知道……”Cheri垂下了头,“就算我们的假设都成立,就算我们的假设就是事实。那么他的动机是什么?我不明白。”
“Cheri。”Dino医生轻轻抱住了他,“还记得来自Jack的信吗?”
“是的,我记得。”Cheri点头。
“他写着,他将要把被玷污的身体所生之神圣生命奉献给犹太人的上帝。所以他先取走了第一名死者的胎儿,那代表了从被玷污的身体里诞生的干净生命。被然后他取走了第二名死者的子宫,那是还没有受过孕的处女的子宫,是还未被使用过的孕育生命的摇篮。”
“等一下。”Cheri打断了他的话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看他,“听起来像是宗教仪式。”
“我认为就是。坎贝尔警长夫人是拥有良好教育,不论各方面都十分出色的女性,是个温柔的好母亲。所以,他取走了她的肾脏,当作用来聆听神的声音的耳朵。”
“这简直就是疯狂的宗教信仰!”Cheri愤怒的挣开Dino医生的怀抱,紧紧的咬着牙,紧接着又被对方一把拉进怀里。
“冷静下来,Cheri。”Dino医生在他耳边低声说,“既然他想要举行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宗教仪式,就一定会有下一步,留意他,跟踪他也好,总会发现什么的。”
Cheri安静下来,他的手慢慢攀上Dino医生的背脊,渐渐拽紧。


42.
他的神将右脚向前挪了一步,说:亲吻它。
于是他跪下,俯身去亲吻了。从此定下了恶魔的契约。

他的神指着他面前的这个人,说:亲吻他。
于是他走近他,亲吻了他的嘴唇。从此他们开始了在暂停的时间里永远的旅行。


43
Cheri醒来时天还没亮。
他是一下子惊醒的。总觉得做了个什么很恐怖的梦,但是却一点情节也想不起来了。
Dino医生就睡在旁边,安静的一张脸孔,色素淡薄的皮肤,下颚骨呈现出尖锐的曲线。半张脸都埋在了枕头里,微微的张开了嘴唇,唇缝中露出一点呼吸。
不是人类。
他不是,自己也不是。
Cheri偷偷的把手指放到了他的脖子上,指腹贴住颈动脉,缓缓用力按压下去。
没有心跳的鼓动。
然后他用另一只手按住了自己的脖子,他感受到血液在血管里速流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不是人类了。
他不是了,自己也不是了。
“……Cheri?”
“嗯。”
但幸好不是独自孤单一个。
他也是,自己也是。
忽然窗外传来细微的喀嚓一声。
敏感的察觉到了以后,Cheri就对着刚醒来还半眯着眼睛的Dino医生说:“我好像听见出发的号角声了,你听见了吗?Dino先生?”
Dino医生仍然眯着眼,但给了他一个邪恶感十足的微笑。


44.
天还没亮。
夏季的天总是亮的很早,所以在亮起来之前就特别的。
是个阴天,云压的低低的,星星和月亮全都看不见。
梅尔汀医生一手提着一盏灯光微弱的马灯,一手提着大号的出诊用医药箱,徒步走在路上。他的步子迈的很大,很用力的踩着节奏点往前走,马灯提在右手里一晃一晃的。
他往南走沿着马尔布劳夫街,然后拐上了小路,前往圣姆斯公园,
——他要去那儿干什么?不,他到底是打算去哪儿?
Cheri跟在Dino医生身后,压了压帽子。他们跟在梅尔汀医生身后大约两百英尺远的地方,没带任何照明的工具,静悄悄的走着。
梅尔汀医生穿过了公园,拐了个弯继续往前走去,然后,进入了Constitution Hill的树林里。
——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吗?
Dino医生也屏起了呼吸,他回头望了Cheri一眼,Cheri也正看着他,圆润的眼睛里同样写完了疑惑。
深入了树林,越来越昏暗了,一整片的暗中,只有前方梅尔汀医生手中的马灯忽明忽暗的闪烁着,看起来很像一团墓地里的鬼火。
逐渐逐渐,看到了比夜色更深的色障碍物,他就停在障碍物跟前,仿佛膜拜什么似的深深鞠了一躬。
一座教堂,一座因为年久失修倒塌而荒废的教堂。尖耸的屋顶已经变成了一堆瓦砾,四面围墙也只剩断壁残垣,到处都横着木头柱子,破碎的彩色玻璃,还有残留下来的红木座椅。雕花的木头们歪斜着挂着门轴上,苍白的透露出昔日繁华。
——居然在这种地方!?
Cheri捂住了嘴,Dino先生则是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梅尔汀医生从容的走进了教堂。


45.
那是一副可怕的情景。
梅尔汀医生点起了蜡烛。每点燃一根,他都要后退一步深深的行礼,接着再点燃下一根。如此重复着这样的行为,直到把放置供奉器物的长桌周围一圈的蜡烛全都点燃。
然后他打开了医药箱,从里面拿出三个用粗厚麻布包裹着的物体,一个接一个的摆到长桌上,然后由左自右依次打开。
初具雏形的胎儿,处女的子宫,好母亲的健康肾脏。
Cheri只觉得头皮发麻。
接着蜡烛的火焰能够看到长桌正前方的墙上钉着一个木质的巨大十字架,由于年代久远的缘故已经发霉开裂,在烛光下向上拉伸出阴影,仿佛企图攀附着墙壁无限向上延伸。
梅尔汀医生开始低声念诵一种古怪的语言。
顿时,一种巨大的压抑感袭击了过来。
空气里并不安静,总是能听到什么东西扑打翅膀的声音,但又不是鸟类,而是更小的,更为纤薄的翅膀高速震动而发出的声音。
Dino医生感到自己的脖子附近有什么东西停下来了,他别扭的动了动。Cheri由于紧贴着他,虽然光线昏暗但还是稍微抬起脸来就看清了。停在衬衣领子边的是一只夜蛾,它的身体很大,翅膀张开,脊背上的花纹和翅膀上的纹理拼合起来,像极了一个骷髅头,看到的一瞬间就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
埃里伯斯•奥多拉夜蛾,8月正是它们活跃的季节。
Cheri伸手去那只蛾子,却反而被攻击了,对方尖锐的喙准确的钉在了他的手背上,他不由得轻轻“啊”了一声。
梅尔汀医生猛然转过了头。
并没有特别需要躲藏的理由,Dino医生大方的从门边走了出来,烛火摇动着照耀在他脸上,不知为何体现出一种肃杀的气氛。
“……我以为是谁。”梅尔汀医生笑的优雅,“原来是我的先生,您跟着我来的吗?”
“梅尔汀,我很抱歉得知这一切。”Dino医生用叹息的口吻回答了他。
“您是何时发觉的?哦…不,不是您。”梅尔汀医生顿了顿,随即将目光投向了站在Dino医生身边的Cheri,“是您发觉的吧?Cheri先生,您的鼻子真灵,简直就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猎犬。”
“感谢您的夸奖,梅尔汀医生,我会把您的话当作是恭维的。”Cheri咬了咬牙,“请您住手,站在那里不要动,我现在要以一个警察的身份逮捕您。”
话音刚落,梅尔汀医生就忽然大笑起来,尖锐的笑声在深夜里听起来仿佛风的哀号。他不屑的摊了摊手,说道:“即使您不说,我也会住手。尊贵的先生们,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只要献上最后一份礼物,我的神就会听到我的愿望,他会为我实现愿望的!国人也好,英国人也好,都该死的见鬼去吧!”
“他疯了。”Cheri用不可思议的表情抬手握住Dino医生的胳膊,“他疯了。”他重复着。
Dino医生没说话,随后,他静静的往前走去。
“别过来!”梅尔汀医生咆哮,“别过来!我的先生!您没看到吗?我的医药箱在这里,里面装了手术刀,刚刚磨好,想必您很了解它有多锋利!”
Dino医生还是没说话,脚步也没有停止。
顿时,梅尔汀医生显现出了动摇,他尖着嗓子喊:“站在那儿别动!我的先生!站在那儿别动!”边说着,他飞快的从脚边的医药箱里抓出手术刀,直直的指住了Dino医生。
Dino医生停了下来,这时候他只距离刀尖不到两英尺。
“最后一份礼物是什么?”他轻描淡写的问。
梅尔汀医生的手颤抖着,并没有回答。
“是属于你身上的东西吗?”
“…………呼呼…呵…哈哈哈哈哈哈——!”
梅尔汀医生又一次大笑了起来,他猛的扑过来,狠狠的把Dino医生推开。专注着盯着手术刀的Dino医生并没有料到他会这样做,无防备的被推出了很远的距离。
“Dino!”Cheri立刻上前一步去接他,但是冲力太大,连着他也一起倒在了地上。
梅尔汀医生激烈的一脚踹翻了长桌,周围的蜡烛也顺势倒的七零八落,其中有一根的火苗点燃了只剩一个布角还钉在墙上的破布幔,在炎热的空气里竟然一下子就烧了起来,火焰迅速的蔓延,不多时连长桌也烧着了。
Dino医生和Cheri用手背挡着铺面而来的热浪。
梅尔汀医生还在发狂般的大笑。
忽然,他转过身,面对着渐渐也燃起火星的十字架,举起了手术刀。
“梅尔汀——!”
Dino医生从地方爬起来,大声的喊。他护着Cheri,前方的火势已经越来越大。
梅尔汀医生站在那里,他把手术刀移到自己的身前。
“梅尔汀——!!”
Dino医生再一次大喊。
“哈哈哈哈哈哈————!烧吧!烧吧——!!”
梅尔汀医生狂笑着,他蹒跚的向前一步,接着把一个鲜血淋漓的物体用手术刀重重钉在了十字架上。
之后,他向前扑倒,被火烧断的布幔掉下来盖住了他的身体。


46.
他自杀了,死前切下了自己的生殖器钉在十字架上。
燃烧的布幔掉下来覆盖了他,他最终将会被烧成灰烬不留一点痕迹。
干净的东西,肮脏的东西,未使用过的东西,温柔的健康的东西。
这就是所谓的献给神的礼物。
献给他的神。

Cheri觉得到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仿佛像是一部小说或一场电影。而自己不过是一个不小心,掉进了这个迷雾的旋涡而已。
他跪坐在地上,眼前还燃烧着熊熊火焰。火光映照在他的眼里,橘红色的瞳孔有点看起来有点失真。他愣愣的开口,问:“Dino,他到底是在敬仰神,还是亵渎神?”
“我不知道。”Dino医生冻结了似的笔直的站着,回答,“我不知道。”
“神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Cheri仰起头,悲伤的瞳孔笔直的盯着他的眼睛。
Dino医生苦涩的笑起来。他单膝跪下拥住了他,轻柔的将嘴唇贴上了他的额角。
接着他说:“我不知道,Cheri,但是我想应该是存在的。”

应该,是存在的。


47.
他的神将右脚向前挪了一步,说:亲吻它。
于是他跪下,俯身去亲吻了。从此定下了恶魔的契约。

他的神指着他面前的这个人,说:亲吻他。
于是他走近他,亲吻了他的嘴唇。从此他们开始了在暂停的时间里永远的旅行。


48.
“Cheri,你会想要逃走吗?”Dino医生紧紧的抱着Cheri,贴着耳郭呢喃,这个问题他之前已经问过一遍。
“为什么?”Cheri把下巴搁在他肩上,反问。
“如果你不逃走,就要和我一起在无尽的时间里旅行了,你难道不害怕吗?”Dino医生的语气苦涩,“永远的时间……你明白吗?不老不死,永远的时间。”
“为什么要害怕?”Cheri用力的回抱住了他,“我不会逃走的,不会留下你一个人…所以…你也不要留下我一个……”
Dino医生说不出话来,他只是更用力的把Cheri嵌进怀里,仿佛这样就可以直接融入骨肉。
他们紧紧的拥抱着。
一片废墟的教堂,火焰的光芒点亮了夜空。


49.
天气晴朗,天空是一望无际的水蓝色。
1991年4月10日。
年轻女性穿着浅色的春装,晃着慢慢的步子行走在维也纳河畔,“其实…最近我的胃总是不舒服,疼起来很厉害。”她为难的说。
“啊,那可不能随便,我介绍认识的私人诊所给你吧~~就在这附近呢~”同行的另一个穿着鲜艳套装的女性立刻提供了建议。
只要简单的沿着维也纳河畔小路一直走,伫立在尽头那里的诊所就是了。白色的四层楼建筑,挂着红色的招牌。

“欢迎光临K.Dino诊所。”开门的是个青年,色的头发,笑起来像是柔软而温柔的奶油慕司。
“啊,我…胃有点不舒服。”女性腼腆的红了脸。
“是嘛~”青年微笑着点点头,“那么,往这边走吧~我们来做个简单的胃镜,放心,当然是无感的……”
门轻轻的关了起来。

在无尽的时间里进行的旅行。


100年以后。




END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我祷告你们内心平安。

To ALA:
神是存在的。
至少我认为是。
他为我们预备下了许多东西,他告诉我们要放下,把心清洗干净,把双手也清洗干净。
只要我们的心纯粹了,他就会住到我们的心里来哟。
神很温柔,他总是默默的看着我们,默默的施放他的祝福。
所以,会幸福的。
而幸福的人们,都是被神所祝福着的。

他存在。
感谢他。
阿门。
From:ToTo URL 2008.04.13. Sun 22:37 [Edit]
终于看完了整篇文...那是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干净的东西,肮脏的东西,未使用过的东西,温柔的健康的东西。"
看着这几样所谓仪式用的东西,心中有种复杂的情绪.
我甚至在感叹,神...真的存在吗?
而这样...真的可以让神听见我的呼唤吗?
如果神真的存在.
那么Dino和Cheri这二人也许才是得到神祝福并被神关注着的人吧...

PS:TO你这个小暧昧!!看到前面沐浴那里我鼻血都喷了...
好吧 ,你要的效果达到了...
我差点死在自己的血泊里= =
From:ALA URL 2008.04.13. Sun 19:48 [Edit]
Name
Mail
URL
Title
Message
Pass
Secre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する
Top

Trackback URL

Top
Calendar
2017.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プロフィール

ToTo

Author:ToTo
.All About Mine.
出生在80年代的十月黄金周;
喜欢秋天,喜欢睡眠;
喜欢画画,喜欢写字;
喜欢卡夫卡,喜欢色的猫;
喜欢真实和残酷的东西。
还爱着那条拥有纯粹笑颜的古代鱼。
也爱着那个带假发的F1控王子殿下。
妄想症,精神分裂,喜欢自由。
憎恨战争,希望世界和平。

.All About Deep Way.
意识流,女性向;
如有对此敏感者,敬请离开;
宽容者,欢迎留下你的文字。
私人文字,严禁无断转载!!

.All About Hits Game.
谁…谁踩走了29595HITS?

于是次回Hits:33333~!

请继续努力来踩吧亲爱的们!
记得踩到一定要截图留言!
God blessing you.



.All About News.
同人志宣传贩卖页开通~!
欢迎光临~!



Cosplay专门图站开通~!
欢迎光临 「橱里的摄影会」 哦~!





.All About Link.
Link用LOGO取用自由。
直链推奖。
DeepWay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Copyright © Deep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Designed by Flug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