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Way  Far From This Deep Wa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4.13 Sun 18:35
序言

——献给我支离破碎的灵魂
——向伟大的托马斯·哈里斯先生致敬



这是一个绝望而污秽的世界。
你的身边到处都充斥着卑鄙小人和肮脏的背叛者。
这就是由上帝亲手创造再眼睁睁看着人类将其玷污的世界。
你还有什么想要得到的吗?
去背叛吧!去杀人吧!去吸血吧!
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你渴求解脱,只是你别无他法。
你只能继续加重你的罪去赎你已经犯下的罪。

天上的父亲闭上了眼睛。
他说:

除非你找到只属于你的那个人。
才能消除你停止不了的罪和外界强加在你身上的罪。
去寻找那个人。
去寻找。
让他亲吻你的嘴唇。
然后,你们才能够展开只属于你们的,在无尽的时间里的,永恒的旅行。


《 Antediluvian Travel 》


00.
1891年7月。
伦敦。


01.
警署专用的蓝色巡查自行车从伯灵顿市街的出口冒出了前轮,车把上的铃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常年都坐在市街门口第一根电线柱边的报刊亭老板,摘下了嘴里咬着的廉价烟草冲骑车人打了声招呼。
“哟,Cherry。”
“科普林先生,我的名字是Cheri。”
穿着蓝色水洗布制作的夏季警员制服的青年一边蹬着踏板,一边回头用有点抱怨的口气提出了纠正。他并没有配戴刑警才戴的那种圆顶窄沿帽子,而是让头发散落在暖风里;领子的第一颗纽扣没有扣起,敞开的领口因而不停的翻飞着。
“嘿~Cherry,一路顺风!”报刊亭老板歪嘴笑着把烟草咬回嘴里,转过了头,“这位先生,泰晤士报半便士!”
Cheri无奈的笑了一下,踏着蓝色的自行车向前驶去。


02.
每天巡逻的路线都很单一。
伯灵顿市街并不是条很长的街道,六百英尺左右的长度,两边都是热闹的商铺,到了出口处会看见那家十分有名的面包房,每天都会有许多围着围裙的妇女抱着大油纸袋包好的麦面包笑容满面的走出来。
闻着面包香味左转弯,和第一根电线柱边的报刊亭老板科普林先生打过招呼,就沿着皮卡地里街向前进,只要大约一百六十英尺就是下一个转角,在那里右转弯,进入总之一如既往很平静的杜克街。
当穿过和杰明街相交的那个十字路口时,可以小小的偏转视线看一眼那家历史超过两百年以上的老西装店「Ede and Ravenscroft Ltd」。门口一定会有西装笔挺、戴着色巴拿马帽的绅士或要进入,或是正走出来,他们手上提着的手杖总是擦的闪闪发光。
往前直行直到走完整条杜克街,其实也不过六百英尺左右的距离。左转弯驶上了国王街以后,就会看见宽阔的圣姆斯广场了。绕着广场骑一个圈儿后,就按原路返回,不过这次不再走伯灵顿市街,而是直接到了皮卡地里街就左拐,直到庞街的入口处,右转弯,然后怀着感动的心情驶上那条用宽阔灰色石板铺起来的道路。
小小的巡逻警办公室就在这条街的尽头。


03.
“小偷——!!!”
女主人的喊声忽然一下爆发出来。
蹬一双破鞋子穿背带裤的小男孩就在呼喊声中压低了帽子抓紧手里的面包拼命的拨开人群向前跑。
“哦哦哦喂喂,小心——!”
发出警告时已经来不及,Cheri虽然刹住了车,还是和小男孩撞了个正着。
“哎哟哟~好疼,你给我等一下。”他抓住小男孩的手腕夺下了面包,“妈妈没教过你不能偷东西吗?”
“放手——!”小男孩气急败坏的眼一红就抬手挥了过去,没修剪过的指甲抹过了Cheri的脖子。
“疼疼疼——喂!小鬼!”吃疼的甩开了手,于是小男孩撇了一眼失去的面包,还是选择了逃跑。
“警官先生,警官先生,您没事吧?”好不容易追上来的面包房女主人关切的问还坐在地上的青年。
“没事没事,哎哟疼疼疼…面包还您。”Cheri把面包塞回到女主人手上,扶起了他的自行车。
“警官先生您的脖子受伤了。”
“哦哦这个没事舔一舔就好~”
“……可是…警官先生,您舔的到…么?”
“呃……”拥有一张娃娃脸的小巡逻警青年,尴尬的摸起了头发。
胖乎乎的面包房女主人因此而大笑了起来。
“让我看看。”忽然,边上插进来一个人影,因为天气热而把西装外套挂在手臂上的男人单手解开衬衣的第一颗扣子,另一只手就抚上了Cheri的脖子,“嗯…伤口不深但是很不清洁,这样下去不太好,警官先生,请您跟我来一下。”
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才发现被别人摸了脖子,“……呃,那个……”慌张的躲开,Cheri疑惑的望着眼前的男人,“您是谁?”
不管是外表还是内在都是一个绅士的男人向后挺直背,接着摘掉了单边眼镜。他推了推头上的礼帽,微笑了,露出一口白牙,回答:“也没什么,一个医生。”
然后,K.Dino医生就把警官先生带回了家。


04.
“欢迎光临K.Dino诊所。”Dino医生微笑着打开了厚实的橡木大门。
这座四层楼的建筑就坐落在杜克街上,大红色的「K.Dino Clinic」招牌很是醒目。隔邻是1839年创立的老字号鞋铺「Poulsen Skone & Co. Ltd」,那是家拥有标准的伦敦精湛制鞋工艺,高级的选料,时髦的样式,当然也附带昂贵的价格,光顾的尽是些上流社会达官贵人的名店。
其实不管是这家K.Dino诊所,还是隔壁那家鞋铺,Cheri都是十分熟悉的。毕竟这里是他巡查的辖区,每天经过着,注视着,都是这些不变的风景。
但是,他也承认,他却未刻意的去留意这些属于上流社会的建筑里,都有些什么样的人。
也许,内心深处隐约有些厌恶着这些人吧。
——不知道刚才那个小男孩……
“请坐在这里。”Dino医生重新戴上了单片眼镜,按着Cheri的肩膀让他坐在舒适的椅子上,然后,非常快动作的拿消毒药水清洁起他脖子上的伤口。
“哎哟哇……”
“是会有点疼,请稍微忍耐一下,或者……”话说到一半,Dino医生忽然凑了过去撅起嘴对着伤口吹起了气,“这样稍微不疼一点吧?”
“……!!!”被对方的举动吓到的Cheri顿时僵直着身体不敢动,连呼吸都屏了起来。但是,被吐息制造出来的微风吹到的地方,确实不像刚才那么疼了。
Dino医生很仔细的处理着伤口,他作为一个医生,自然是知道“感染”这两个字的严重性。何况,这样温柔的警察很难得。
“我看见了。”一边持续着吹气的动作,Dino医生一边发了话。
“什…么?”由于用力向上仰直了脖子所以说话有点困难的Cheri,这时候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憋气真的憋的很辛苦。
“那个小孩的事,您往他的兜里塞了一个先令,那足够他回去买12个那种面包。”
“……”Cheri稍微的红了脸,“请不要再对我用敬语了,Dino医生……”
“呵呵~好了~”Dino医生似乎非常愉快的笑出了声,他抽回了身子坐直,扔掉了刚才使用的棉花球,然后拧紧消毒药水的瓶盖。
“谢谢您,那么诊疗费是……?”
“呵呵~就12个面包吧~”
“……嗳?”
“送给那个小男孩。”
说着,Dino医生塞了一个先令在Cheri的手掌里。


05.
女人扯掉了自己的裙子。
她光着大腿赤脚踩在了水洼里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挽发髻的夹子不知什么时候掉了,茶褐色的卷发全数披散在脸前。
女人没命的跑。
“跑不掉了,你跑不掉了~~”
洞洞的巷子里听到了愉快的笑音。
女人的脚步像是发了狂,大张着嘴却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破碎的仿佛钉子划过玻璃的嘶嘶声。
忽然她一脚踏上了不知什么东西,吃痛的惊呼了一声抱着左腿向前倒去,一头载进了水洼里;湿透的头发挡着脸,泥水不停的往下淌;她本来是个美丽的女人,但是现在像个妖婆,海草般的发丝间能看到她的双眼瞪的巨大,四周围的眼白都暴露出来,茶色的瞳孔停在中间仿佛一颗晒干的梅子,不自然的痉挛着。
她抱着腿,尽可能的把身体缩的更小,左脚的脚掌上扎着好几快碎玻璃。她伸手把最大的一块拔下来,用力的向墙壁砸去。
声音消失了。
四周围忽然安静的出奇。
仿佛就连刚才还粗重的呼吸声和擂鼓似的心跳声也听不见了似的。
女人的身体以前所未有的激烈幅度抖动起来。
云朵缓慢的挪移过去,渐渐看的到月亮了,这时候,巷子的顶上有一户人家打开了窗户,扔了一袋垃圾下来,接着,窗户又关上了。
有一把屠宰用的长刀以精确而优美的角度贯穿了女人的胸部。
月亮很快又被暗色的云朵遮掉了,光线仅仅只有一瞬,照在了女人苍白而扭曲的面孔上,鲜红的血从嘴里咕咚咕咚的涌出来。
终于,什么也看不见了。


06.
事件占据了所有报纸的头版头条。
Cheri窝在诊所的四楼,也就是Dino医生的家。这会儿他正靠着起居室中央那张大沙发的一个扶手,看报纸。
Dino医生从吧台里走了出来,“现在不是你的巡逻时间吗?”但是他说归说,却丝毫没有人的意思,还将新泡好的咖啡递到了对方手上。
“我在偷懒。”Cheri脸不红气不喘的接过了咖啡,立刻开始寻找茶几上的水晶糖缸。
“说的这么理直气壮……”Dino医生很善解人意的把他要找的东西推到他面前,然后也在沙发上坐下,“怎么,对这个事件很关心?”
“好歹我也是个警察嘛……”把咖啡杯端到嘴边,鼓起脸颊嘟嘟囔囔的回答了以后,Cheri扔掉了报纸。
“但是因为职位实在太低了完全不被苏格兰场注意呢~”
“不要说出来!”
Cheri赌气的喝起了咖啡。
Dino先生不由得笑起来,决定还是跳过这个话题。
他瞟了一眼被扔在茶几上的泰晤士报,头版大标题加粗体字——时隔三年Jack The Ripper的再袭!


07.
照片是用No.1 Kodak相机拍的,用的是最好的蔡司摄影镜头,所以画面显得很清晰。
也就更能清楚的看到女性的尸体是如何的残不忍睹。
时隔三年,Jack The Ripper的名字再次引起了全伦敦的注意。苏格兰场内全面派发了这一套照片,伦敦警察厅内人手持有一套。想必现在全伦敦的侦探手上也都应该有了这一套照片才对。
“犯人是左撇子,要不就是双手都能熟练用刀。”Dino医生在看了Cheri带来的照片以后,发表了结论,“他对人体相当了解,知道从哪里下刀出血最少又不会碰到骨头。而且…他是先将被害人杀死再对尸体进行分解,姑且算是个绅士。”
“既然是杀人犯就已经不可能是绅士了!”
Cheri已经不想再多看一眼照片上的惨状。
女人的肚子被横向整个儿剖开,肠子全被拉了出来铺满了大腿。咽喉处也被割了数刀而呈现出气管外翘暴露在外的状态。最早最致命的一刀是从后背左肩胛骨下方以上斜角度笔直刺入,从第四及第五根肋骨中间穿出直接贯穿了心脏主动脉,位置精准的可怕。
“嗯……”Dino医生从鼻腔里发出一个单音,没有表示赞同或反对,只是眯起眼把照片凑的更近继续观察起来,一边问:“被害人是什么身份,查明了吗?”
“是个妓女,叫克拉丽斯•珍•波莉。常出没在普兰街一带的红灯区,她都在街头阻客。”Cheri回答,停了一会儿又补充,“就是在那附近被害的。”
“离这里一英里左右,不算远呢。”
“莫非你想到现场去?”
“不,当然不。”Dino医生很平静的笑笑,“只是想到而已,不过,如果这次的案件真的是Jack The Ripper所为,那么他的解剖技术又进步了呢~”
Cheri扁了扁嘴,“你可不可以别用这种佩服的口气说话啊……他死后一定会下地狱…另外,我是来咨询你的意见的,Dino医生先生,可以请你提供我一些有用的情报吗?”
听到他这种几乎有点委屈的语气以后,男人耸了耸肩,点头。
“她怀孕了。”Dino医生用一个手指点着照片,“这里有断掉的脐带,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可以确定她怀孕至少3个月。四周没有胎儿的踪迹,大概是凶手带走了。”
“喂喂,不会吧?”
“而且凶手还带走了部分子宫…嗯,和之前的手段几乎相同,当然我不排除模仿的可能性。”说完了这些话,优秀的医生摘下了单片眼镜闭紧了双唇。
室内很安静。
Cheri的身体开始发起抖来,他紧抱紧了双臂试图停止这种动摇。


08.
又有一个年轻女孩儿被杀掉了。
凶手万分快乐的挑战着人们的神经。
少女的尸体被示威般的丢弃在圣姆斯广场的中央。在起了浓雾的清晨里被送报纸的小孩发现,他当时大声的呼救,并尖声的哭泣起来,之后被听到响动而推门出来的不认识的大婶拥进怀里。
随即来的并不是警察而是记者,他们带着近乎变态的愉悦表情对着现场疯狂拍照,大多都是新人,因为值班而一夜没睡,抢到头版头条是他们升迁的最好踏脚石。
少女全身赤裸,腹部被割开,十个手指都被切掉了。原本大约是她所穿着的白色衣服被血染的鲜红,此刻就垫在她身下。
地面上的血迹早已干涸。

警车终于呼啸着驶来。


09.
Cheri远远的站着,远远的观看着葬礼。
装着少女遗体的棺木慢慢的放了下去,身穿色丧服的女人终于支撑不住似的跪倒在地号啕大哭,除了搬运棺木的工人,这葬礼上只得她一人。
四周的洋槐树充斥着墨绿的压抑色泽。
Cheri抬头看了看天空,阴天,空气湿漉漉的很闷热,大概快下雨了。
他在那里从上午十点站到下午一点,不得不离开了,因为这次的命案发生在他的巡逻辖区内,所以他终于得以被任命对侦察工作进行支援。
最后再回头看了一眼跪在那里的女人,她仿佛静止般的跪在那里,背脊保持着紧绷的直线,哭声已经没有了,她就是跪在那里。


10.

Dear BOSS:

为何不欢迎我的归来呢?
啊,人类的身体是多么美妙的存在!
那芬芳的肌肤、充满弹性的肌肉和骨骼、甜美的血液。
我将要把被玷污的身体所生之神圣生命奉献给犹太人的上帝。
啊,医学多么美妙!
来,原地转个圈儿,干的真漂亮。
还没有结束。
还没有结束。
下一个是谁?
来玩捉迷藏吧我亲爱的宝贝。

Real Jacky


11.
Cheri敲开了K.Dino Clinic的门。
来应门的护士小姐爱米丽认出了他,于是一脸歉意的歪着脑袋说:“不好意思,Cheri先生,Dino医生出门去看诊了呢。”
“啊……是这样吗?那我……”不好意思的摸起了头发,Cheri左右游移了一下视线,然后准备转身离开。
这时候,他被一个声音挽留了。
“Cheri先生,请您上楼去等吧。”说话的是梅尔汀•温森,他是Dino医生的管家,同时也是K.Dino Clinic的一名外科医生,“先生和我提过,他今天的看诊不会花去太多时间。”
“不,不。还是不用了,我并没有和Dino医生约好的,何况……”
“我来为您泡杯红茶。”梅尔汀医生打断了Cheri的话,他掏出银制的怀表看了一眼时间,“啊,正是喝下午茶最好的时间,虽然很可惜没有事先准备好点心……哦,对了,您喜欢草莓派吗?或者是奶油曲奇饼?”
“啊……是的,两种我都很喜欢。”Cheri觉得自己此刻陷入了一种仿佛甜点般滋味的被动。于是梅尔汀医生一边用右手把怀表收回到马甲的表袋里,一边把左手放到他的后腰上,将他带进了诊所。
Dino医生回来的时候Cheri正好喝完一杯红茶。
梅尔汀医生看了一眼立钟,就站起了身,“我在两点半的时候有一组手术预约,先生,凯瑟琳•普林斯利公爵夫人的复诊预约排在三点,请您注意。”
“我知道了,谢谢你。”Dino医生微笑着点了头,梅尔汀医生就欠了一下身下楼去了。
“也给我一杯红茶吧,Cheri。”松开领口坐到沙发上,Dino医生压了压内眼角,这样说。
然后,就听到了一楼传来激烈的骚动。


12.
这个空间里充斥着男性的怒吼和女性的尖叫,还有玻璃的器物砸在地上碎掉所发出的尖锐噪音。
“不要妨碍公务!让开!”一个肥胖的警察伸手挥开前来阻挡的护士小小的身躯。他有一个巨大的酒糟鼻子,热的满脸通红;蓝色的警员制服的腋下部分因为被汗湿而呈现更深的蓝色泽,皮带是特别定做的,比普通的都要长,将他的肚子勒的像个啤酒桶。
Cheri当然认识他,他正是这个辖区的警署署长:雷克•约曼。
“约曼长官先生,您这是?”说话的时候Cheri站在通往二楼的楼梯接近顶部的位置,他贴着靠扶手的那一边,还保持着正要踏上下一个台阶的姿势。Dino医生就紧跟在他身后。
雷克看到了他,吹着胡子以权威的姿态念了他的全名,“Endlicheri巡逻警先生!从那个医生傢伙面前让开!对,挪开你的屁股,你挡着他的同时也挡着我们了!听着,我们要带走这个人!”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能让人生气。
Cheri咬住了嘴唇,并没有移动身体,甚至是更加的以自己掩护住了身后的人。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长官,我身后的先生是犯了什么罪吗?”
“他没有,亦或有。”雷克双手叉腰,挺起了肚子,让人感觉他的皮带随时会被绷断,“Endlicheri巡逻警,现在担负起你该担负的职责来。你屁股后面的傢伙目前是个嫌疑犯,我们正在盘查Jack The Ripper在白天可能会从事的行业,现在全伦敦的外科医生和屠宰场工人都在配合我们的工作,把他带下来,这可是一种团结的象征。”
Cheri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只是站在那里。
梅尔汀医生被三个警察围着,双手反剪,不知道有没有被绑起来,他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但是脸色并不好看。一想到等下Dino医生也有可能会遭遇这种过分的对待,就不由得觉得有点愤怒。
雷克等的不耐烦了。他挥了挥手,剩下的警察们就迈着大步走沿楼梯走上来。
“等一下,我不能让你们带走他。”Cheri向前挡了一步,“什么证据都没有,这种行为和绑架犯没有不同!”
“Endlicheri巡逻警!”雷克大声说,“Dino医生想必很乐意配合我们的工作,让开,这是命令!”
“不,长官,我想我做不到。”
“那你就站在那里吧,让鞋底和地板粘在一起,然后抱着你的自行车做一辈子巡逻警。你们,去把人带下来!”
“是!长官!”
皮靴很重的踩上了楼梯,警察们伸手撕扯住了Cheri的胳膊。
Dino医生想要插手进来阻止他们纠缠,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甚至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Cheri就猛然的,被粗暴的动作掀下了楼梯。
“Cheri——!!!”



To be continue...
很好,前面的伏笔很适当...
有很多可以让人产生联想的地方,我喜欢这种破说迷离的感觉,还有词与词之间巧妙的结合,那种慢慢勾起神经一点一点酝酿感情的细腻...这文真是有爱!!
我完全的投入到文中了...这感觉,就像是所有的一切就在自己身边发生一样!(严肃)

From:ALA URL 2008.04.13. Sun 18:50 [Edit]
Name
Mail
URL
Title
Message
Pass
Secre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する
Top

Trackback URL

Top
Calendar
2017.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プロフィール

ToTo

Author:ToTo
.All About Mine.
出生在80年代的十月黄金周;
喜欢秋天,喜欢睡眠;
喜欢画画,喜欢写字;
喜欢卡夫卡,喜欢色的猫;
喜欢真实和残酷的东西。
还爱着那条拥有纯粹笑颜的古代鱼。
也爱着那个带假发的F1控王子殿下。
妄想症,精神分裂,喜欢自由。
憎恨战争,希望世界和平。

.All About Deep Way.
意识流,女性向;
如有对此敏感者,敬请离开;
宽容者,欢迎留下你的文字。
私人文字,严禁无断转载!!

.All About Hits Game.
谁…谁踩走了29595HITS?

于是次回Hits:33333~!

请继续努力来踩吧亲爱的们!
记得踩到一定要截图留言!
God blessing you.



.All About News.
同人志宣传贩卖页开通~!
欢迎光临~!



Cosplay专门图站开通~!
欢迎光临 「橱里的摄影会」 哦~!





.All About Link.
Link用LOGO取用自由。
直链推奖。
DeepWay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Copyright © Deep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Designed by Flug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