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Way  Far From This Deep Wa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2.12 Tue 20:59
夕阳是刚刚出炉的松软起士蛋糕。
散发着健康而甜蜜的香味。

We're just lucky to have each other.
I am just lucky to meet with you.




Part.2


如果我们的相遇只是一个普通的美丽的小错误。
只不过人海之中偶尔幸福的一个小瞬间。
那么,经过了的话,就不要再去在意。
否则,即将无可脱身。

忙碌的工作日依然一天一天的过去。
慢慢的,光一也以为自己淡忘了,仿佛松软起士蛋糕的夕阳,还有美味的咖喱饭和粗陶杯碰在一起的独特声响。

“喂,智也。这个月的开发企划案你最好再确认一下。”光一直接推开了长濑的办公室大门,径直走到他跟前,把一沓文件扔到桌上。然后,双手用力的撑向桌面,“还有!到底你是开发部经理还是我是开发部经理!为什么你的秘书每次都把需要你签字确认的文件交到我这里来!?”
“因为我很忙。”正•开发部经理,长濑智也,用一脸正直的表情回答,“你看我要陪小步吃饭~~还要陪小葵玩~~~还要……”
“长——濑——智——也——!!!”
“光一不如你也去找个女朋友吧这样我就答应你下次不让秘书把文件交到你那儿去~”若无其事的做着不怕死的发言,长濑还很好心的长臂一伸拍了拍光一的肩膀。
如果现在在这里杀了这个人法律是不是可以判自己正当防卫过失杀人?
光一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双眼正发出杀人光线,“智也……”咬牙切齿,“我告诉你……”
「——野望はあるか!儀はあるか!情はあるか!恥はあるか!あいにく本日、未熟者!わたくし本日、未熟者——」
骤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影生生的盖过了他想说的话。
我说这到底是什么来电铃声啊!!
“哎呀呀,电话电话~~”长濑很开心的翻箱倒柜找起携带来,“喂喂~~?啊~小步啊~~什么?是今天?……不不不我当然是记着的~~哎呀怎么可能会忘记嘛!礼物?唔唔当然是准备好了呀~!嗯…嗯,那么我就拜托光一去……”
“啊?什么!?”虽然已经刻意的让自己不要去听对方讲电话,但是还是因为忽然听到自己被点了名,顿时,光一的胸口浮现出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这时候,长濑挂下了电话。转过身,一张野性的面孔在对上光一疑惑的视线3秒钟后,迅速的拧成了一个烂番茄。
“光一~~~~~~~~~~~~~~~~~~~~~~~”扑过来。
“喂喂喂你要干什么!?”
“我忘记了!我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所以我现在要立刻去买礼物!所以,所以,小葵就拜托给你了!”
“什么?等一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总之,拜托你去保育园接小葵,然后,带回你家!”长濑用双手死死的箍住光一的肩膀,毛茸茸的脑袋开始在光一的肩窝里来回的蹭来回的蹭。
我靠你个大男人这算是新品种的撒娇方式吗!?
欲哭无泪的光一觉得自己的神经就要被这个男人蹭断了。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我去接!我去我去!你放开我——!”
“啊~~~~~~~~果然只有光一最值得信任了~~~~~~~~那么我走了!万事拜托!”非常干脆的解放了被箍的喘不过气来的光一,随后,一眨眼,长濑就消失在了办公室门口。
为什么……为什么这种人……会是自己最要好的大亲友呢…………
堂本光一,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导致这辈子的悲惨命运。

有一点相同,但是又不是完全相同的黄昏。
夕阳还是看起来仿佛松软的起士蛋糕,沐浴在温暖的橙子色阳光中,光一站在了区立保育园的门口。
刚还是和那天一样,坐在小操场的中间,抱着吉他唱歌,周围围坐了一圈小朋友。
看起来和谐又美好。
还是,很像天使啊……光一在内心感叹着。
逐渐的,来接孩子的家长多了起来,所以刚就停下了弹奏,向小朋友们拍手说:“好啦~今天就到这里,大家都回家吧~!……嗳?光一?”
随着奔跑向门口的小孩子们,注意到了光一的刚也站起了身。
“啊,晚上好。嗯…好久不见。”有点不好意思的打了招呼。
“fufufu~好久不见呢~”刚牵住葵的手朝他走过来,“来接小葵?”
光一点头,然后看着对方松软的笑脸,忽然就产生了一种想要诉苦的冲动。
“……因为这样,所以,今天还是我来接小葵。”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刚,语气里充满了我很可怜吧我很可怜吧所以安慰我一下吧的渴望。但是,却看到刚和小葵很不给面子的一起笑的快要趴到地上,从而体会到自己大概还是找错了倾诉对象的这个事实。
“所…所以,今天你还必须得照顾小葵一个晚上?”好不容易理顺了因为笑的太厉害而断掉的呼吸,刚询问到。
“笑够了吧。”光一扁着嘴,用控诉的眼神望着他,点头。
“嗯嗯嗯,笑够了笑够了~”刚抚了抚胸口,转向葵,“那么小葵今天晚上要听光一叔叔的话哟~”
“刚老师也一起嘛!”
纯真的孩子,说出了劲爆的发言。
“这个嘛……”刚皱起了眉头。
“我想吃刚老师做的咖喱!”葵拉住了他的衣服下摆。
“呐……小葵……”哎哟哟,该拿这种小孩子怎么办好呢?
“我也想吃刚做的咖喱!”光一也忽然伸手拉住刚的衣服下摆,刚才竟然敢笑的那么夸张,他要报仇!
“喂喂怎么你也……你又没吃过我做的咖喱,搞不好我做的很难吃啊!”这种幼儿园程度的举动亏你做的出来啊……
“刚老师的咖喱最——好吃了!”
“小葵……”脱力,就这么被暴露了……
“上车上车。”光一松开了拉着刚衣服下摆的手,转而拖住了他的手腕。心里不知为什么,有一种莫明的兴奋与期待。
刚呆了一下,愣愣的看着握住自己手腕的光一的手,透露着仿佛夕阳似的,温柔的体温。
抬起脸,刚有点无奈,但很漂亮的笑了起来。
“嘛~那么,就走吧。”
这么说着,坐进了光一跑车的副驾驶座。

堂本光一觉得自己已经久违了这种home dinner到一定程度,不然这胸口该死的怀念和激动是什么?
自然,刚做的咖喱并没有那天在不知名的小食店里所品尝到的那般口味惊艳,但是,有一种独特温暖的滋味。尤其是切的十分豪快的土豆和胡萝卜,所以少了浓腻松软却多了生涩的咬劲。很像是刚会做出来的咖喱。这样的心情,格外浓烈。
光一怀揣着感激的心情埋头扒饭,偶尔从盘子里抬头,看到刚很宠溺的竖一只手指抹掉葵嘴边漏出的饭粒说着:“蔬菜也要吃啊~!”笑容闪亮。
忽然就觉得咖喱果然还是有点辣了。
吃完饭,允许了葵去看电视,光一则是负起了清洗餐具的责任。心情愉快的刷洗着光洁的白色细瓷盘,只差没哼点小曲儿。而刚就在这时候挽着袖子走进来了。
“我来帮忙吧~”顺手就接过光一洗好的盘子,用一旁的干毛巾擦放回架子上。
厨房里的气氛,忽然酷似起新婚起来。“不…不用了,晚饭都是你做的,你去看电视吧。”莫名感到了害羞的光一,转开了脸。
“我是想看钓鱼节目啊而是小葵霸占了电视机看卡通……”语调有点小孩子气的抱怨。
“和他抢!”光一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一脸正直的认真表情。
“fufufufu~~”
“笑什么嘛!”
“光一先生有时候我真想知道你的真实年龄。”
“永远的17岁哟~!”
“骗人!”刚终于哈哈大笑起来,又伸手拿过洗好的盘子。
“是骗人的。”看他没有出去看电视的意思,就干脆把最后一个洗好的盘子也递给了他,光一擦擦手,“货真价实的28岁有为青年!”
“唔,虽然在我看来是2.8岁啦~!”刚捂住了嘴直接窃笑着吐了槽。
“哼~”光一耸肩,话锋却一转,“呐,刚要不今天也住下来吧……”说出这句话时,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也许就是大脑忽然充血了,也许就是胸口里负责刹车的什么东西失灵了。总之,一定是昏了头才会说出这种话的。
“唔…”刚沉默了一下,然后,不着痕迹的偏转了一下视线,随即微笑起来,“可以啊~不过要麻烦你供应我睡衣哦~!”
“那当然!”
“正好明早我还可以顺便带小葵一起去幼儿园,那样我也比较放心~”
“嗯…嗯,没错。”答应住下来原来是因为小葵啊,有点小小的失落呢……但是,为什么会失落,光一却没去多想,因为他直觉自己会想不明白,而想不明白的事情最好就是不去想。

十点钟的时候,刚拖着小葵去洗了澡,然后回到客厅窝进沙发一起看搞笑节目,吃了光一端出来的做点心的苹果。
十一点钟的时候,刚和小葵很有默契的一起打起了呵欠,然后迷朦着眼睛对看了一眼,一起转向了光一。
“想睡觉了。”异口同声。
到底谁是2.8岁啊!这是光一无声的绝叫。
“知道了……卧室给你们睡,那边那个门。”
“啊?”刚猛的一下睁大眼睛,“那你睡哪里?”
“这里啊。”光一一脸理所当然的伸下巴指了指发问者正窝着的沙发,非常大的沙发。
“等一下。”刚跳起来,“你这么高级的公寓,至少会有个客房的吧?”第一次到别人家里来,基于礼貌,总不能一间间房间去探察吧。所以刚并不知道光一偌大的一间房子里,那么多的门,到底什么门里面是什么用途的房间。
“本来是有的啦。”光一摸摸后脑勺解释道,“但是放在那边一直也不使用,就撤掉做工作间了。”
“那你还叫我也住下来?”刚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你是主人怎么可以去睡沙发?”
“你是客人我当然更不能让你去睡沙发!”
居然得到了如此理直气壮的反驳,刚简直想要吐血。看了眼挂钟,十一点过一刻。
“还有末班电车。”刚说,“我还是回家好了,你照顾好小葵,明天送他来上幼儿园……”
“不准你走。”
“你说啥?”
“我说,现在已经晚了,你一个人走我不放心。”仿佛是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劲爆的话,光一紧很差劲的自圆其说。
“谢谢你的关心,现在才十一点,我一个人没问题。”双手叉腰,刚摆出了豪迈的姿态。
“不不不,我不放心,如果你一定要回去那么我送你。”转身就要去拿车钥匙。
“我是不介意你送……等一下,莫非你要把小葵一个人留在家里?”
“如果你坚持要回去的话。”
“你——”
依然窝在沙发上的葵又打了个呵欠,不知为什么他瞧着这两人虽然像是在拌嘴却怎么看怎么感情好,怎么就这么像他家的老爸和老妈呢?
“刚老师就留下来嘛~大家一起睡不就好啦~~?”用最最天真的笑容,最最天真的语气,最最无辜的眼神,不愧是什么样的爹什么样的儿子。天然正太•葵,说出了这句话。
仿佛“咻——”的一下,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葵眨了眨巨大的圆眼睛,微微翘着小嘴,接着说:“光一叔叔的床很~~大的~!三个人一起睡也可以哦~!”
“呐……小葵……”刚很无力的瘫回到沙发上,握住他的双肩,用一种惨痛的眼神无言的控诉着。
“嗯,小葵你的提议很有建设性,就这样决定了,睡觉睡觉~”而仿佛得到了胜利,情绪忽然变很好的光一,拉上葵的手,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卧室。
心情既微妙又复杂的刚,也只好认命的跟了进去。
躺在床上的时候,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一个川字型。
刚趴着,双手交叉垫在下巴下面,小小声的哼着摇篮曲,不时看一看小葵,幼小的孩子,很快就被哄着睡着了。
光一很清醒,目不转睛的盯着刚看,直看到刚实在受不了的开了口。
“你不睡觉看着我做什么?”
“我在想这样的情景已经多久没遇到过了。” 光一侧着身子躺着,很老实的苦笑了一下。
“哦……”刚轻轻应了声。
“从到东京读大学开始,就一直是一个人住,后来就工作了,想想时间过的真是快呢……”大概是有点困了,光一眯起了眼睛让脑袋陷进枕头里,声音也逐渐变的模糊不清起来,“就算是长濑他们过来,也不会这样睡呢…长濑那家伙,每次都喝到醉死,然后就横在客厅地板上……”
“你可以去找个女朋友啊。”刚的语气不自觉的带上些许焦躁,“然后结婚,生一个小孩,就可以一家三口躺成川字型睡觉了。”
“呵呵…”光一迷迷糊糊的笑着,“结婚那种事情啊,才不要呢……”
“呐,光一……”刚用晶亮亮的眼睛看着他。
“……嗯?”努力的撑起眼皮,但是成效不大。
“不,没什么,晚安。”咬了咬嘴唇,刚移开了视线。
“……哦,晚安……”说完这句话,光一沉入了梦乡。
也许是做梦吧,他好像看到刚缓慢的伸手过来,手指描绘着自己的眉眼的弧度,颧骨的曲线,然后抚开垂落在额边的发丝。

一定,是做梦吧……



つづく




I am very lucky to be a writer.
I am very lucky to love you.


Name
Mail
URL
Title
Message
Pass
Secre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する
Top

Trackback URL

Top
Calendar
2017.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プロフィール

ToTo

Author:ToTo
.All About Mine.
出生在80年代的十月黄金周;
喜欢秋天,喜欢睡眠;
喜欢画画,喜欢写字;
喜欢卡夫卡,喜欢色的猫;
喜欢真实和残酷的东西。
还爱着那条拥有纯粹笑颜的古代鱼。
也爱着那个带假发的F1控王子殿下。
妄想症,精神分裂,喜欢自由。
憎恨战争,希望世界和平。

.All About Deep Way.
意识流,女性向;
如有对此敏感者,敬请离开;
宽容者,欢迎留下你的文字。
私人文字,严禁无断转载!!

.All About Hits Game.
谁…谁踩走了29595HITS?

于是次回Hits:33333~!

请继续努力来踩吧亲爱的们!
记得踩到一定要截图留言!
God blessing you.



.All About News.
同人志宣传贩卖页开通~!
欢迎光临~!



Cosplay专门图站开通~!
欢迎光临 「橱里的摄影会」 哦~!





.All About Link.
Link用LOGO取用自由。
直链推奖。
DeepWay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Copyright © Deep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Designed by Flug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