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Way  Far From This Deep Wa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1.22 Tue 23:26
在他说出“你去吧。”这句话的时候。
其实,自己是什么,从哪里来,为什么会来,就都想起来了。
因为那个时候,在鸭川河边,他也是这样说的。

“你去吧。”

脸上也是带着笑。
只是,不似现在这般,如哭泣似的难看……
而自己的全身,都在不能抑制的哭泣着。

弥月的最后一日。
樱花尽数落下了……




「平安桜落庭院」



他出现在院子里的时候,赤着脚,穿一身白衣,色的头发仿佛融进了夜色。
是式神发现他的。
那时他站在院角的樱花树下,夜樱雨似的飘落,青白色彩间他神色茫然浅淡。
所以当光一提着酒回来的时候,他正坐在外廊上,晃着脚。白色的水干没有束进腰里,映着月光闲散的垂着,沾染上了一点污泥的指贯下,是明显突出的踝骨,以及像上好暖玉一般的雪白赤足。
光一一眼便看出他不是人。
少年的容貌,丰润的两颊,嘴唇苍白。
是魔。
是妖。
亦或是鬼神。
式神迎过来欲接过主人手上的酒壶,却被摆手制止。光一脱去浅履,意外的也是赤足,就那样踏上了外廊,弥月的木板有冬寒未退的清冷。
他走到了那魔物的身旁,坐下。
信手将酒壶放到面前。
光一笑着说:“正是赏月的好时机呢。”
“花见月,该是赏花的好时机吧……”
少年移转了视线看着他,幽幽的开口,濡软的声音恰是独特。
“无妨。”光一歪了一下头,接过式神递过来的琉璃酒杯,相继斟满。
少年盯着推到面前的酒杯,微皱了一下眉。
“我并不想和不认识的人喝酒赏月。”
“不是赏花吗?”光一轻笑,薄抿了一口酒,转头望向院角,“樱花正好。”
少年的眉又皱了一下,但是接下了酒杯。
酒过三旬,光一出声询问。
“为何你会出现在我的院子里?我的庭院可不是一般人能进来。”
少年看了他一眼,垂在外廊边缘的双腿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宽松的指贯随着动作舞动。
少年说:“我不知道。”
“哦?”光一挑眉。
“不知不觉就进来了。”
“嗯……”靠住身后的柱子换了舒服点的坐姿,光一抬了一个手指指着他,“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笑了,一瞬间仿佛有和风吹来。
“不能告诉你。”他眨眨眼,“名字是一个咒,我不能说。”
光一不可置否的耸了一下肩。
空气慢慢静了下来。
少年小口小口的抿着酒。
光一看着他,丰润的两颊渐渐染上绯红。
很是艳丽。
一旦杯空了,就又斟上。
酒是新酿的,但是好酒,是相熟的友人几代家传的手艺。清冽,却又温润的刚刚好。而弥月的夜风也已带了暖意,偶时还夹杂着湿冷,只是吹在仍穿着冬直衣的身上,也是恰倒好处。
有点睡意了吧。
光一看着跟前的少年,缓慢的放下酒杯,用逐渐迷朦的眼神,望着自己。
“想睡了?”轻声询问。
少年不语,收起了垂在廊下的双腿,歪倒了身子缩成一团,就那么躺了下来。
光一无声的笑着,然后站起了身。
式神走过来想将少年搬进屋内,正要动手,却被主人阻止。
“不用了,我来。”
俯身将他打横抱起。
对方的身体比想象中的要有份量,但柔软的很是顺手。
这时,没有完全睡熟的少年,微微睁开眼睛,稍稍动弹了一下,却也没有感到不适,就面朝向光一的胸膛,重新闭上了眼。
接着,他听见了不属于自己的另一个心跳声。
还有赤脚踩在木头地板上所发出的独特声音。

光一并没有忽略少年是一个魔物的事实,只是有时候会忘记。
有工作的时候他总是独自在家里待着,少有言语,就看看卷轴,赏赏庭院,画画图;间歇被式神们拖了去下棋。
没工作的时候他就陪着自己在晴日的夜里观星象,多云的夜里面对面坐在回廊里喝酒吃点心。
但有时候他会忽然望着天空出了神。
仰着脸,大大的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天空,那里有流动的云,翠绿色的日光,还有一闪而过的不知名的飞鸟。
但光一知道,他看着的,并不是那些。
大约是天空中某个不知去向的点;大约是自天边垂落下来的一缕薄丝。
而后每每在这样的夜里,少年都会在半夜跑进光一的厢房,拽住他的被角悄悄的睡在他旁边。

转眼间弥月已经渐渐要走到尽头。
少年在这里,已然待了二十天。

起床的时候发现他又不知何时睡到了自己身旁,仅穿一件单衣,缩的小小的,手指拽着被角。
如果他身上没有那浓烈到无法掩盖的妖气的话,光一真的很想单纯的去认为他不过只是一个因为不小心迷路所以现身在了自家庭院里的,什么事物的守护灵而已。
也许是院角的樱树。
也许是石灯笼旁的瞿麦花。
也许是池子里成了精的锦鲤。
但也不过如此。

仅此而已。

光一静静的凝视了他的睡颜一会儿,然后将薄被掩到他身上,就起身去进行晨间沐浴和早课。
其实,在他为他掩被之前,少年就已经醒了。只是,不想睁开眼睛。
等到香的味道传了过来,就逐渐能听到光一吟唱咒文的声音了,伴随着无形的烟霭飘荡在半空中,低沉而绵长。
少年往往都觉得这个时刻很舒服,是连气息都被调理的很均的那种舒适。
为什么呢?明明是妖怪,却觉得听祷文是一种享受。
该说是可笑吧……翻了个身,他摸了摸额头。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什么,也始终都想不通,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起身拖着直衣走到外廊,发现院角的樱树,花已落尽。
“你站在那儿做什么?”
听到光一的声音而回过了神,讶异的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站在了樱花树下。至于是什么时候走出来的,却没有印象了。无意识的低下头去盯着脚趾头,有泥土沾在了趾缝里。
“快回来,吃饭吧。”光一向他招手,笑的云淡风清。
但是他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动。
光一早课的打扮是深蓝色底浅青色秋葵花纹的冬直衣,头发没有挽起,而是随意的扎成一束垂在肩上。
他双手抱胸站在廊边。脸上是本人都没有察觉的柔软微笑。
仿佛有一阵天旋地转。

“呐,可让我找着你了。”忽然清脆的笑声从头顶传来,一个童子坐在院墙上,很开心似的咧着嘴,露出明显的虎牙。他拥有不辨男女的精致容颜,梳着总角却又穿着用各种不同的红色染出花纹的鲜艳唐衣,过长的衣摆沿着墙垂挂下来。色的葡萄染也是与众不同的收扎在膝盖处,光着两条小腿,赤脚。
童子是冲着少年说话的。
“这都快到了卯月了,你若再不回来,可是存心想看着万物枯死?”
咄咄逼人的瞳孔里像有一团火焰。
少年后退了一步,不知所措的愣了愣神,然后,惶恐的转身,逃也似的向光一跑去。
跃上了外廊,准确而没有任何犹豫的,扑进他怀里。
红衣童子不悦的眯细了眼睛。
“喂,阴阳师。”他说,“让他走。”
光一顿时感到了来者不善的气氛,立刻紧紧护住了怀里的人。
“休得对我动手。”童子眼尖的注意到他隐入袖中的右手,“你可知我是谁?”说话时他从墙上跳了下来,慢慢的一步一步走近。
光一不语。
仿佛鸟一般轻盈的身姿,长着八、九岁童子的模样,不辨性别,浓艳的红衣,周身是火的气息。
他当然知道,眼前的正是朱雀童子。
那么,怀中的少年,果然是……
朱雀童子已经走到了外廊边。

自从少年出现以来,整个弥月没有下过一滴雨。

光一放开了手。
他的衣襟全湿透了,少年的眼睛里也写满了疑惑,抬起手一看,源源不断的水正沿着他的双手渗出。
“你去吧。”光一说。
他的脸上是比哭更难看的笑容。
“朱雀童子。”
“你是明理之人。”朱雀童子微笑了,尖锐的虎牙完全的显露出来。
他捉住少年的手掌,将他拉到了身边。
是告别了吧。
光一决绝的转身,走进了内堂。
合上移门的时候,好像听到了轻不可闻的嘤嘤哭声。

卯月的第一天。
下了整整一天的倾盆大雨。
十几年来都没有过的,盛大卓绝的雨。


“呐,你是雨龙吧?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捧在臂弯中宛若一条小蛇般弱小的新生龙神。
幼小的孩子对着他露出温柔的微笑。


“主人,您是做了梦吗?”式神跪在塌边,轻声询问。
光一微微摇了摇头。
正是夜半时分。
屋外淅淅沥沥的下着绵雨。
“长雨啊……”
端了酒杯靠到廊下,背倚着柱子,略有点寂寥的自斟自饮。
雨下个不停。
院子里朦胧一片,水无月所独有的泥土气息扑鼻而来。
然后,暗中,银白的雨丝里,一双赤足缓缓的踏在了泥土上。
光一倏地暂停了移到唇边的酒杯。
少年仿佛浸泡在雨水里,丰润的两颊,淡樱粉的嘴唇微微翘起。
水无月。
天上的水全部降于地上之月。

光一舒展了眉间,矜着笑问。
“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是一个咒。
“刚。”
少年把手塞进了光一的手掌里。
如是回答。




•終•



名字是一个咒。
所以。
来呼唤我吧。



路人さん:
非常的感谢你能喜欢这个文哟~~很感动~
欢迎你随时也过来这里玩,要继续留言唷!我会努力的继续写下去的~!

比起轰轰烈烈,其实平淡的身边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总有一天死亡会把人们分开。所以,在一起的日子,那种温润的幸福啊~~才是最值得珍惜的呢!>v<

那个男子,内心充满了男子气概,表面却温柔的仿佛被雨水浸染过一般~~他是奇妙的存在,至真至善~
所以,这也就是我爱着他的原因~~

欢迎你来我这里玩~~还要再过来玩哟~~~!
From:ToTo URL 2008.05.08. Thu 20:53 [Edit]
第一次在这里留言
这篇看了有一段时间了,现在才想到说几句
是会让心情温润的文章
单是措辞,调子就舒缓下来
雨龙的设定,觉得贴切的不得了
比起许多轰轰烈烈天崩地裂的其他关于白龙的架空,这样静谧的美好实在是太让人喜欢
心底里,始终觉得他是映衬水的男子,是至善的银白潜龙
这男子心中有大悲悯
笑,这是多言了,失礼
只是因您的文想到这些罢了
也就是想说真是很喜欢这篇文呢
From:路人 URL 2008.05.08. Thu 15:04 [Edit]
好萌
↑我发现除了这个语言我不知道说什么
古风的感觉淋漓尽致
文字好优美
女人...你的文字功力越来越厚实了
抱住狠CHU
~
From:晶 URL 2008.01.24. Thu 12:33 [Edit]
我果然喜欢古风啊~~
不管是什么派别的古风~~
ToTo,你写的太心水了,
抱回家收藏去~~
From:嗜爱古风 URL 2008.01.23. Wed 11:44 [Edit]
TOTO的文字读起来
脑海都会自动出现画面的
暖玉般的赤足
天空的流云
仿佛都印烙在视网膜上了
这篇就是朋友家新酿的酒
清冽而又温润
在清丽的画面中品尝新酒般的好文
福气!
From:紫 URL 2008.01.23. Wed 01:02 [Edit]
Name
Mail
URL
Title
Message
Pass
Secre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する
Top

Trackback URL

Top
Calendar
2017.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プロフィール

ToTo

Author:ToTo
.All About Mine.
出生在80年代的十月黄金周;
喜欢秋天,喜欢睡眠;
喜欢画画,喜欢写字;
喜欢卡夫卡,喜欢色的猫;
喜欢真实和残酷的东西。
还爱着那条拥有纯粹笑颜的古代鱼。
也爱着那个带假发的F1控王子殿下。
妄想症,精神分裂,喜欢自由。
憎恨战争,希望世界和平。

.All About Deep Way.
意识流,女性向;
如有对此敏感者,敬请离开;
宽容者,欢迎留下你的文字。
私人文字,严禁无断转载!!

.All About Hits Game.
谁…谁踩走了29595HITS?

于是次回Hits:33333~!

请继续努力来踩吧亲爱的们!
记得踩到一定要截图留言!
God blessing you.



.All About News.
同人志宣传贩卖页开通~!
欢迎光临~!



Cosplay专门图站开通~!
欢迎光临 「橱里的摄影会」 哦~!





.All About Link.
Link用LOGO取用自由。
直链推奖。
DeepWay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Copyright © Deep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Designed by Flug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