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Way  Far From This Deep Wa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9.01 Sat 01:38
夜十時。
手の中て、あの方の携帯電話。
自分の番号を入ってくれて、いいですかなぁ?
本当にいいですかなぁ?

心臓ドキドキする。

二十二时。
手中,是那个人的移动电话。
把自己的号码输进去这样的事情,可以吗?
真的可以吗?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

凌晨两点。
接到了让人在意的电话,所以,尽管是台风的天气,还是送过去吧。
绝对不是因为对方是他才选择在这种大雨天里送携带。
自我催眠着。
狂风暴雨中一路小跑。

然后,打开门的时候。
被紧紧抱住了。
但是,光一先生,请你穿上衣服再来啊!




Part.4
刚回到家里的时候正好是九点三十分。
打开门就是准一“哟,回来了啊~”的一声招呼。
刚慢悠悠的挪进屋里,一边问:“小准,说起来你这次又准备在我这儿躲几天?”
“嗯…不知道……”含糊的应着,一颗凌乱的脑袋就这么沉了下去。
于是刚就知道了,每当准一摆出这副欲言又止的消沉样子时,就说明是真的在烦恼。所以他并没有急着追问下去,只是绕过坐在地板上的青年,在沙发里找了一圈。
“啊,果然…”
不出所料的从沙发里拎出一只白色携带,上面居然还挂着一个红色法拉利的模型吊坠呢!那么喜欢F1啊,真不知是该形容成可爱好还是OTAKU好……不过…刚灵机一动,话说上次买什么东西来着送了个携带挂件,貌似是个色的车轱辘,正好相配呢~!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拉开可以媲美多拉A梦四次元空间带的杂物抽屉翻找起来,到底是塞哪儿了来着?
“刚……”这时候,准一闷闷的出了声,“其实我……”
“有了~!”同时,刚也兴奋的挖出了那只车轱辘。
貌似,说话的时机真是选的既对又不对哪……
沉默了一下子,刚以一边把挂件拆封一边微笑着开口了,“小准,你刚刚想说什么~?”
“嗯…”准一有点无奈的一笑,回答,“没什么,我就是想说,明天一早我就回去。”
“嗳~?这次只待一个晚上就行?好难得啊!简直不正常嘛!”刚一脸不可思议的惊叹着,还特地跑到他面前蹲下,扑闪着大眼睛,既恶魔又无辜。
“刚……”准一大叹了一口气,“明天一早我就走,借你沙发睡了啊。”说完,他爬起来往沙发上一滚,面朝里面躺好,就没了动静。
刚无声的撑着膝盖站起来,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呐,小准,如果不想说的话,没关系,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吧。不过…你这样就睡觉了吗?会很不舒服的哟~先去洗个澡啦!”
缩在沙发里的人听到这话,磨磨蹭蹭的翻回来,咧着嘴傻笑了一记,“哦~”,这么回答了以后,就蹬蹬蹬的跑进了浴室。
“东西都放在老地方啊。”刚叉了腰在客厅里喊。
“哦~~~”于是浴室里传来这样的回答。

十点整。
以作息规律闻名的人此刻准时爬上了床。不过,并没有立刻入睡。因为啊,摆在枕头边上的携带电话,让人有点在意。
到底要不要那样做呢?要不要呢?啊啊啊好挣扎啊~~~!
在用能够把电话看出一个洞来的“幽怨”目光紧盯了那无辜可怜白色小家伙5分钟以后,刚下定了决心,伸手拿过来,双手捏住,然后往里面咔咔咔咔打进一串号码,再按下通话键,然后紧张的听着自己的携带响起乐音。
哎呀呀,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哪。
把自己的携带屏幕上显示出的陌生数字小心翼翼的储存起来。然后,用超忐忑的心情,在自己的号码存到光一的携带电话里,署名署上:鱼先生。
十分宝贝的把两部电话都放回到枕头边。刚嘲笑了一下自己仿佛情窦初开小少女般的举动后,伸出一个手指头点了一下白色携带上新挂上去的色车轱辘。“FUFUFU~~”不自觉的笑出了声,接着心满意足的翻身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好像听到窗户外面很嘈杂的声音,还轰隆轰隆的。
“下雨么……?几点了啊现在……”皱着眉头翻了个身,刚迷蒙的脑袋里挣扎着要不要起来去确认窗户关好了没有。而就在这天人交战的时候,枕头边上响起了携带电话的乐曲。
“谁啊…?这种时候……”脑袋还嗡嗡作响没睡醒,顺手就接起了电话,丝毫没有感觉到其实,他接起来的,是另一个堂本先生的电话。
不过,这其中还有一点原因,那是就,非常巧合的,两只电话用的是同一首来电曲。
“もしもし……”
“光一!喂喂喂!你现在在哪里啊!?为什么之前都不接我电话!?”劈头盖脸的一阵怒吼直接在耳边炸响。
“嗳…嗳…?”刚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耳膜虽然是被震的很痛,但大脑还是没能反应过来。
“别在那儿给我装睡!喂喂,光一,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一声不响的从帝剧消失搞出了多大的乱子!?我说你给我吱个声儿啊!你知不知道我打了你多少个电话啊!?光一!!”
“那个…我说……”这时候,刚终于是清醒了,“我不是堂本光一。”
“你这家伙别给我装蒜!要编理由也要编的像样点啊!你不是光一是谁?”依旧是大嗓门的爆吼。
“嗯,我是…堂本刚。”刚慢吞吞的回答,“这个电话确实是光一先生的,但是,忘在我家里了。”
“……”顿时,对方沉默。
“你是谁?”
“呃……这个,我是……”轮到电话那一头结巴了,因为他正在十二万分的在意这个叫“堂本刚”的人和他家的座长“堂本光一”的关系啦!
“你是谁啊?找光一先生很急吗?”刚因为对方的无声而有点在意起来,刚才还吼着什么因为光一的消失而搞的帝剧一团乱什么的,好像很急的样子。
“啊啊,是的是的,要快点找到光一才可以!喂,我说你,能不能————”
轰隆隆——
“嗳嗳?你说什么?”巨大的雷声盖过了话音也切断了信号,虽然刚对着电话大声问,却仍只剩下嘟嘟的忙音。真是的,到最后也没说他是谁嘛,看一下来电显示好了,嗯…秋山……?
找光一,而且很急。
这个讯息到是很确实的传达到了。
时间是,凌晨2时。
这一回,只挣扎了5秒钟而已,刚爬起来穿好衣服抓了伞就准备出门。
屋外的天空大雨倾盆,雷声大作。
“……刚?”准一迷迷糊糊的支起身,看着正蹲在玄关穿鞋的人,纳闷的问,“这个时候出去干吗?”
“嗯。”不在意的应了声,刚站起来,“去送个东西。”
轰隆——又一个响雷炸响。
准一骤然记起傍晚的天气预报说半夜有台风登陆,于是猛觉得自己在七月天里打了个寒战,立刻翻下沙发拦到他跟前,喊道:“刚你疯了?现在外面在刮台风!”
“没关系。”刚给了他一个甜美的笑脸,“路不远,我不会被刮跑的。”说完一闪身就推开门跑了出去。
“刚!”准一急忙追出门,却只看见小小的身影撑开伞飞快的跑下楼梯,然后,透明的紫色雨伞在漆的大雨里仿佛溶化掉一般的消失了。
“刚……”准一站在走廊上,一下子就被飘进来的雨丝打湿了。
而在旅馆的光一,这个时间还没到他入睡的点,所以,他正站在房间的落地窗户前看外面狂风暴雨的景色。
“居然是台风啊……”喃喃自语着,原本以为只是下雨而已,没想到会这么厉害。拉上窗帘,走向浴室,准备泡个澡睡觉。然后明天,就又能见到那家伙了呢。

刚稍稍的有点后悔,雨比想象中的还要大,跑到半路时一阵强风直接就把伞吹折了,既然打了伞也跟没打一样,他就干脆把坏掉的伞给丢了,然后抬起一个手挡着额头小跑起来。
一边跑,一边在心中重复着催眠般的话语。嗯,绝对不是因为对象是他自己才会选择在这种大雨天里送携带。嗯,因为事情很急,换了谁他都会这么做的,嗯,一定的。
待到抵达旅馆,刚已经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的浑身湿透了。
“真狼狈呀~”自我嘲讽了一下,顺带无视了值班门童讶异的眼光,跑上了二楼。没记错的话,是二楼那个有露台的房间。
堂本光一做梦也不会想到刚会以这样一副狼狈的姿态并在这种时间出现在他的房间门口。
“NFUFUFU…不好意思…那么晚还过来找你……”
浑身湿透,一脸苍白,还不停的打着抖。
所以,惊讶后的瞬间,是心脏被揪起来一般的疼痛。于是他想都没想直接脱下自己穿着的浴袍把对方裹起来紧紧抱了一会儿,然后拽进屋推进浴室。
就在光一要用蛮力把刚摁进浴缸里的时候,刚大声喊起来。
“我说你等一下啦光一先生!携带弄湿了就完了——!”
“啊?”光一很不合作的摆出了一张欠债脸,依然打算直接把面前冷的发抖的家伙剥光了丢进浴缸里。
“我说等一下!等一下!”
刚努力挣扎,随后终于从口袋里掏出了用密封塑料袋好好装着的携带电话,猛的一把递到对方鼻子跟前。
“先把这个收好!刚才有电话找你,还说很急!”
“什么也比不上现在急。”干脆过了头的接过电话就扔到一边,然后以超音速继续刚才的动作。
于是,注意力还停留在被扔开的携带电话上的刚下意识的伸长手臂探了过去,却正好顺了某人脱衣服的手势,外加一个没留神,就真的被剥光了还是被用了丢的方式倒进了浴缸。
溅开的热水和开着的热水龙头营造出了整浴室的蒸汽。
“真没想到…光一先生太粗暴了……”把下巴也浸到水里,咕嘟咕嘟的吐起泡泡,刚一边抱怨的咕哝着一边把目光转向了正很伟岸的站在浴缸边的人。
随后,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
“哇啊啊啊啊你为什么光着啊啊啊啊~~~~~~~~~!?”
“嗯。”光着的那个人非常镇定自若的点了一下头,“因为浴袍脱下来裹你了。”解释的态度大义凛然那叫一个风吹雨打皆不倒。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再说了,你现在也光着。”
绝对是有“噗嘭——”的冒烟声在头顶爆发出来了,然后唰啦一下,刚的脸瞬间红透成一只煮熟的虾子,再紧接着,就是飞快的抱起膝盖在浴缸里蜷成了一团。
“噗……”憋了一下,没憋住,光一扭开了表情诡异扭曲的脸。
“出去啦!”顺手抄起一块毛巾就砸过去,成功命中了正笑的很烂茄子的那个人的脑袋。
这反应实在是太可爱了~~~光一扒下脸上的毛巾,忍不住落井下石的吐槽:“喂喂,都是男人你有什么好害羞的啊?”
青筋一枚,爬上额头。刚的手慢慢摸上台面上摆着的装入浴剂用的巨大水晶盘子。
“话说公共澡堂不都是这样嘛!”不知死活的人还在说。
唔,有点沉,不过还举的起来。
“所以,刚,要不我帮你洗下…背……呃……”终于是发现了对方手上拿着的凶器,光一的脸唰的一下白了。
“……刚,你你,你要做什么……?啊啊!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你别激动!那盘子砸碎了是要陪钱的!!”


.続く


即使是台风也没关系。
因为是你所以没关系。

但是,我有这样预感。
你。
就快要离我远去了……

心臓、ドキドキする。
那个,我牙痛。。。
看完街道那几篇不是我儿子死就是我儿子一个人的文后,再来看你这个,我的确牙痛了……
反差不是一般的大啊~~

那个,两位,
外面狂风暴雨,你们就好好的窝在一个被窝里休息吧~~
[我想到那个两张床拼成一张,结果某人……的视频了,荡漾~~]
From: URL 2007.09.04. Tue 00:13 [Edit]
Name
Mail
URL
Title
Message
Pass
Secre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する
Top

Trackback URL

Top
Calendar
2017.0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プロフィール

ToTo

Author:ToTo
.All About Mine.
出生在80年代的十月黄金周;
喜欢秋天,喜欢睡眠;
喜欢画画,喜欢写字;
喜欢卡夫卡,喜欢色的猫;
喜欢真实和残酷的东西。
还爱着那条拥有纯粹笑颜的古代鱼。
也爱着那个带假发的F1控王子殿下。
妄想症,精神分裂,喜欢自由。
憎恨战争,希望世界和平。

.All About Deep Way.
意识流,女性向;
如有对此敏感者,敬请离开;
宽容者,欢迎留下你的文字。
私人文字,严禁无断转载!!

.All About Hits Game.
谁…谁踩走了29595HITS?

于是次回Hits:33333~!

请继续努力来踩吧亲爱的们!
记得踩到一定要截图留言!
God blessing you.



.All About News.
同人志宣传贩卖页开通~!
欢迎光临~!



Cosplay专门图站开通~!
欢迎光临 「橱里的摄影会」 哦~!





.All About Link.
Link用LOGO取用自由。
直链推奖。
DeepWay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Copyright © Deep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Designed by Flug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