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Way  Far From This Deep Way....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7.10 Tue 21:52
久しぶりです。
私の宝物よ。

那是一种赎罪吧……
因为曾经触动了禁忌,所以才更想要知道禁忌的真面目是怎样的。
那是一种,赎罪吧……

一个即使动用千人之力,也要花上一百年的洞穴。
色的影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身后。
那个影子,带着鲜血的气味,和至高无上的嘲讽。
它在嘲讽,嘲讽人类的渺小与天真。

有时候女性总是很坚强的生物。
不管到哪里,不管身边发生什么事。
和任何人相比都毫不逊色,高人一等的狡黠和云淡风清。
没有波澜的微笑是因为内心的温柔和强大吧。
所以有时候女性真的是一种很坚强的生物。
尤其是当那位女性的名字叫作朵莉夏•海利希或者朵莉夏•爱尔里克的时候。

呐,就这样义无返顾的追寻下去吧。
太阳的颜色就印在你的瞳孔里呢……




那里并不是什么风景优美的小镇,而是冰雪覆盖的深山。
罗伊拢了拢大衣的领子心想这样的风雪还真是久违了啊,一边回头看了一眼被冻的半死的部下们,这也难怪,一直以来不是待在南部就是待在中央,对于这样的寒冷也难免会受不了吧,又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在边防待过。
之后,就看见一片白色中出现一幢房子,门前一高一矮两个人影。
“很高兴见到你,罗伊•玛斯坦将军。或者该说…很久不见,别来无恙吧?”说话的女性坐在轮椅上,身后站着的是她高大强壮的丈夫,相比之下更显出消瘦了不少。但即使是这样她却仍穿的很单薄,长发在风雪中飞扬着,脸上丝毫看不出寒冷之意。
“是的,很久不见了,伊兹蜜夫人。”罗伊向他敬了一个军礼,然后与站在她身后的男人握了一下手。
“进屋说话吧,你的部下们看起来很辛苦。”伊兹蜜微微翘起嘴角,拍了拍丈夫的手臂,带着一行人进了屋。
点起了壁炉以后,伊兹蜜拧起眉毛严肃的说道:“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这里的地下有一个巨大的空洞,这件事情是镇守这北方的女将军发现的。”
“阿姆斯特朗少将么?”罗伊挑眉,脑中划过某女王的形象。
“正是。”绝对是属于同一类型的强悍女炼金术师将双手抱至胸前,“具体的情况我无法得知的很准确,而且我也不想和军队扯上任何关系,通知你这件事已经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这也是看在我徒弟的面子上。”
“为此我深感荣幸。”罗伊颔首,“能否将你所知的一切都告之于我呢?”
“空洞是连贯的。”伊兹蜜快速的接口。
“连贯?”众人一惊。
“也就是说,那不是单纯的空洞,而是一条通道。”女炼金术师的拳头捏了起来,并且伴有微微的颤抖,“而且……”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条通道似乎贯通整个国家形成一种特殊的阵势排列。”
“你是指……炼成阵……”罗伊的拳头也在不知不觉中捏了起来。
“我能告诉你的也就这么多,剩下的就交给你自己去调查吧。军人和军人之间,应该比较好沟通吧?”伊兹蜜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声,带有十足的嘲笑意味。
“也并不尽然。”罗伊苦笑,起身行了个礼,“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作为报答,最后的事实真相,我一定会毫不保留的让你知晓。”
“那我就勉强接受好了。”女性露出一个相对柔和的笑,指了指窗外的一个方向,然后转向自己的丈夫,“亲爱的,你带他们去吧。”
“哦。”高大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直接都转身打开门走了出去。一行人忙不迭跟上,只有最后起身的赫可艾少佐仍礼数周全的敬完礼后才不紧不慢的走了出去,将门关好。
伊兹蜜在原地待了一会,然后摇动轮椅到窗边,看着一行人的身影渐渐变小,双手不右自主的抚上自己的腹部。
是一种赎罪吧……因为曾经触动了禁忌,所以才更想要知道禁忌的真面目是怎样的,一种,赎罪吧……
“我就带到这里。”男人停住脚步让开身体,前方是一道不自然的裂缝,看起来并不深,但是却一片漆仿佛没有底。
“你们下去吧。”简短的交代完,男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罗伊和部下们面面相觑,同时做了一个深呼吸,接着,大家的目光一起看向哈勃克。
“什、什么!?我不要!!我不要——!!”被众人锁定的敢死队员强烈抗议企图力挽狂澜,但还是在一声子弹上堂声中义无返顾的跳了下去。
“没听到落地的声音……这下面不会是个洞吧……?”活体字典法鲁曼中尉探了探头,下了结论。
“不可能,估计只是被什么东西钩住了啦!”布莱立刻反驳。同时,听到裂缝里传来呼喊声。
“将军!将军——!找到了!”是哈勃克的声音没错,“只有上面裂开而已!下面还是连接着的,而且有一个入口——!!”
“好!大家下去!”罗伊一声令下,众人一起下到了裂缝里。
果然是一条巨大的通道,点起火把,发现通道的规模比想象中还要大许多,这样的通道要贯通全国的地底简直是不可能的工程,到底是怎么挖出来的?
“法鲁曼中尉,你怎么看?”
“嗯……这样的规模,即使是动用千人之力,也要花上一百年吧……简直超出了能够估算的范围。”
“那也就是说……将军……”赫可艾僵硬的转动视线盯住罗伊的脸,发现对方也是一脸狰狞的表情。
此时,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风,火把剧烈的摇动起来。
罗伊的手顿时向前伸出,赫可艾则是在同时端起枪。
深邃的通道里响起三声枪响。


“我就是朵莉夏•艾尔里克本人。”听到了这样的回答仿佛一个响雷劈在头上。
阿尔激动的死命握住爱的手大喊:“哥哥!是妈妈,她是妈妈——!”
爱狠狠的咬住牙齿直到口腔里都泛起了血腥味才愤怒的吼回去:“阿尔——!你冷静一点!妈妈已经死了!她只是个和妈妈相同的门这边的存在而已!”
“我不管!”阿尔用力甩着头,“这有什么关系?我们,我们所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妈妈吗!?”
“阿尔——!”
“打扰一下~”女人温柔笑着开口,“请问你们的名字是~?”
“我是阿尔啊!妈妈,阿尔冯斯啊!”阿尔生怕慢一秒钟似的废话回答。
“阿尔!别这样!”爱用力的拦住他。
“呵呵~~”女人优雅的微笑起来,镇定自若,然后说道,“不,你并不是阿尔,虽然你们长的很像,但是,我感觉的出来,你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我的儿子阿尔冯斯,已经在1年前去世了。”
“什么——!?”兄弟俩同时喊出了声。
“我的名字是朵莉夏•海利希。”女人把右手放到胸口,以郑重的态度再次自我介绍,“爱尔里克是我的旧姓,自从丈夫和儿子都去世后我将旧姓换了回来。但是作为记者,我依然保持着原先的名字,也就是朵莉夏•海利希。”她顿了顿,接着说,“那么,你们是我儿子的朋友吗?”话音落下的时候,他优雅的将一缕头发拨到耳后,骤然,耳垂上万字型的耳钉猛烈的闪烁了一下。
刺目。
爱硬生生的把视线从那闪光上挪开,左手则是紧紧抓住了弟弟的衣袖,然后低头道歉:“对不起,朵莉夏夫人,我为我们之前的失礼向您道歉。因为您和我们的母亲实在是长的太像了。而且…虽然是很难让人相信的事情,但是我们并没有说谎,我的名字是爱华•艾尔里克,他是我的弟弟,名字是阿尔冯斯•艾尔里克。而我们母亲的名字确实是朵莉夏•艾尔里克。”
“哎呀,真是另人不敢相信的巧合呢!”同样名为朵莉夏的女性依然笑的波澜不禁。
爱怔了怔,但还是努力说下去。“另外,我想要告诉您的是,我和您的儿子是同一所研究所研究火箭的同伴。”
“是嘛……啊~~莫非你就是阿尔经常在信上提到过的爱华先生?”朵莉夏微微倾身行了个礼,“谢谢你一直对我儿子的照顾,他总是提起你的事。”
“啊……是嘛……对于阿尔冯斯的死…我很抱歉……”爱垂下了头,“可是,恕我冒昧,在他的葬礼上,我并没有看见您,事实上我也从未听他说起过关于您的事情。”
“啊,那是当然的,因为我们有过约定。”女人微笑,“在他父亲,也就是我的丈夫死去的时候,我们就约定好今后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再相见,即使是丧礼也绝对不去参加。”
“这,这是为什么!?”发出声音的是阿尔。
“因为他的父亲是死于肺结核。”朵莉夏面无表情,淡淡的陈述。
“什——?”
“而我的儿子在离开的时候也已经确诊患上了肺结核。”她将目光投向了窗外,“而现在还活着的我能为他们做的,就是将他们豁出性命研究的东西继续下去。”
“所以您才加入了纳粹……吗?”爱牵起一抹悲哀的笑容,问。
“对~”朵莉夏轻松的微笑了起来,“那是为了能够将他们所研究出的技术以最有效的方式发扬出去。”
“……”兄弟俩都沉默了。
“那么,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朵莉夏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
“有。”爱点头,“我们想知道您报道里所指的,关于铀弹的事情。”
“哦?为什么想要知道呢?”
爱和阿尔对看了一眼,接着阿尔接口答道:“不瞒您说,我们就是为了追踪铀弹才来到这里的。”
“可能您不会相信,但是,事实上铀弹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而是通过某一种途径,从另一个世界传导过来的。”爱接着解释下去。
朵莉夏听的很认真,目光则是一直停留爱或阿尔的眼睛上,仿佛是想要通过眼神来判断对方有没有说谎。
“铀弹的威力太强大,如果被用在战争或别的恶势力上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所以……”
“你们找到了铀弹以后又想要怎么做?”朵莉夏打断了两人的说话,“摧毁它?还是用来满足自己的野心?”
“请您不要这样说!”阿尔飞快的澄清。
“可能……是自己的野心……”爱却缓慢的承认了。
“哥哥!?”
“海利希夫人,我无法向您解释清楚,但是,我们需要铀弹的力量完成一些事情。”
“要完成什么样的事?这一点也不能说吗?”朵莉夏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想要丛中发现一些什么,但是,那清几乎透明的镏金色瞳孔里的情感,她看不懂。
“……对不起,我不能说。”爱停顿了几秒,“因为那是连科学都无法解释的事情。”他颇有些自嘲的如此说。


つづく



皆さんお久しぶりでした。
本当に申し訳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今度は久しぶりに更新です。あああ、前の更新だね、三月なのに、本当に古いでした、ごめん……
この後で私は少々暇だと思います、それから更新の事は絶対に頑張ります。
これからも皆さんに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恩……
好久不见了各位……
有没有把《左眼旅行》忘掉呢?
对不起。
一直都很忙碌所以直到前几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亲爱的木头,虽然早前就与你约定,但是,居然还是拖了那么久……
对不起……
今天,终于更新了!

其实,有时候我会很讨厌自己写的故事,那么罗嗦,每一个小细节都想要好好的表达。然后,让情节缓慢的进行。
有时候真的是很讨厌自己写出这样的文。
但是,又总觉得,如果跳过了那些小细节。
跳过了那些自己想要描写下来的描写。
就无法真实的体现文中人们的真实的情感了。
于是,就依然在这样又憎恨又无法割舍的矛盾中,继续的写着文。
我果然是一个不足够的人呢。
深深的这样觉到了。

但是,差不多了吧。
罗伊已经来到了北方。
爱也抓到了关于铀弹的重要线索。
结局已经在那个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地方了。
虽然还不是看的很真切,但是确实已经存在在那个地方了。

我会继续加油写下去的。
为了他们的爱。
也为了我的爱。
喔喔!豆子回去有望了?
那這個世界的羅伊呢?

是真想的想豆子回到羅伊的身邊,不過又想看看他跟這邊的羅伊會不會發生什麼事……

好吧,我承認我變邪惡了!>_<
From:BW URL 2007.07.10. Tue 23:51 [Edit]
Name
Mail
URL
Title
Message
Pass
Secre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する
Top

Trackback URL

Top
Calendar
2017.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プロフィール

ToTo

Author:ToTo
.All About Mine.
出生在80年代的十月黄金周;
喜欢秋天,喜欢睡眠;
喜欢画画,喜欢写字;
喜欢卡夫卡,喜欢色的猫;
喜欢真实和残酷的东西。
还爱着那条拥有纯粹笑颜的古代鱼。
也爱着那个带假发的F1控王子殿下。
妄想症,精神分裂,喜欢自由。
憎恨战争,希望世界和平。

.All About Deep Way.
意识流,女性向;
如有对此敏感者,敬请离开;
宽容者,欢迎留下你的文字。
私人文字,严禁无断转载!!

.All About Hits Game.
谁…谁踩走了29595HITS?

于是次回Hits:33333~!

请继续努力来踩吧亲爱的们!
记得踩到一定要截图留言!
God blessing you.



.All About News.
同人志宣传贩卖页开通~!
欢迎光临~!



Cosplay专门图站开通~!
欢迎光临 「橱里的摄影会」 哦~!





.All About Link.
Link用LOGO取用自由。
直链推奖。
DeepWay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Copyright © Deep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Designed by Flug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